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模仿遊戲】怪異,並不是件值得丟臉的事情。「正常」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這是一部主角是同性戀,也不避諱他是同性戀這件事,但卻完全不用處理同性戀對於情慾的探索、疑惑、和掙扎的電影。

「理解自己」、「誠實大膽地做自己」從來就不該是「身為同性戀的天職」,更不該拿這件事來自爽自嗨!「身為同性戀,我們好勇敢!」...(抱歉!真的要吐嘲發洩一下。)

同性戀已經不需要「發聲」或「爭權力」了,容許同性戀、支持同性戀、甚至變相的反過來「歧視/獵殺」反同性戀已經變成了社會主流,只要社會繼續保持這個風向,所有的「漏洞」或「歧視」遲早都會逐一地被堵起來,──那些只會抓著現有法規漏洞或社會陋習在那痛哭哀號的人,都該看看圖靈的故事,然後檢討一下自己。



圖靈這輩子從沒有花過一天的力氣去爭取這個社會的諒解。

因為他選擇放棄爭取同性戀的權力,所以今天這個社會才有足夠的資源進行「替同性戀爭取權力的聖戰」,──雖然如果納粹統治英國,同性戀的處境會更悲慘,連荷爾蒙治療的選擇都沒有,連場體面或斯文的審判也不會有,警官也不會禮貌地把「犯人」請進偵訊室。



所以...真正的問題是:為了紀念這樣一個「無法被主流社會接受的天才偉人」所拍的電影,我們應該計較現實中的圖靈其實並不像電影中一樣是個有社交障礙、個性孤僻的人嗎?

怪異,並不是件值得丟臉的事情。將一個人描述為怪異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羞辱或矮化,要聽者有心才能達到這個目的。

身為一個被壓抑、被歧視的同性戀,正常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將他描述為一個怪人並不是為了非議他,僅僅是戲劇效果而已。我們也不該將圖靈在真實世界中的「正常」當成他偉大成就的條件。甚至...我們可以這樣假想:圖靈如果還活著,看到這部電影會不會拍手叫好「我那個時候應該這個樣子反映的...」



很有趣的電影。

為文明進步做出貢獻的人成千成萬,但有多少人一直被忽視呢?

歌頌戰場英雄容易,特別是故事講起來充滿了各種聲光效果與濫情戲碼時。

但歌頌一個一直待在實驗室中的同性戀?...那就是完全不同的領域層級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