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 星期日

【惡靈嬰弒/惡魔預產期/Devils' Due】結局很有誠意,但不用偽紀錄片會更好

光是聽到片尾的片尾曲,這片就值得我豎起大拇指了...

喬許威登的【詭屋】顛覆了一個恐怖片常識、或說開啟了一項新的恐怖片傳統...

其實觀眾才是所有恐怖片中真正的大魔頭!

主角們或劇中任何腳色所經歷的噩夢折磨,都是為了滿足走進戲院的觀眾。

大魔頭(們)可以滿意的沉睡,可是總有祭司(片商)會期望大魔頭們小小的作怪一下、提醒(電影世界)眾人「他們存在的意義和義務:經歷各種噩夢折磨然後死去...或不死去...」

也許大魔頭(們)並不喜歡這個過程、也許大魔頭們想要沉睡勝過被誘惑、被喚醒來享受這種娛樂。

總之,聽聽這樣的音樂、把那種「化身為大魔頭」的不愉快、不舒服、或任何負面情緒都忘掉,記得劇中腳色們在鏡頭前展露的歡笑與美好,那是他們盡義務的回報,那是身為現實世界大魔頭(們)很難享受到的.......


這年頭偽紀錄片幾乎都是恐怖片,可是劇情突破性卻不多。



很難說這片是多有突破,畢竟以惡魔附身為主的偽紀錄片恐怖片也很多,這片並不是第一個,劇情的張力或大逆轉也遠不如其他傑作,──個人是大推【最後大法師1/驅靈1】

但這片卻是完整的電影,其他的偽紀錄片都會很多事的營造一個「到處都是攝影機的環境」,或是用一個很勉強的理由來讓大家接受「為何有個人從頭到尾拿著攝影機」。
挺妙的,因為女主角並沒有真的被惡靈附身,也鮮少在片中像這樣翻白眼。所以這海報是完全文不對題,但效果不錯。

這片卻是很順暢的在這種攝影機之間轉換...

但這會導致另一個疑惑就是「為何不乾脆用傳統電影的形式來拍就好?畢竟手持攝影機總是不停搖晃、視角不佳、光線模糊...」

我想這是本片根本上不受觀眾青睞的原因吧!



如果可以撇除這點製作上的邏輯盲點,簡單歸納一下偽紀錄片式恐怖片,其實就兩大類:

1.專業攝影團隊碰到恐怖事件。
2.沉溺在幸福的小人物一步一步記錄下自己幸福被恐怖崩解的過程。

本片屬於2,相較於劇情模式很老梗、結局很隨便的【靈動:鬼影實錄】,本片很負責任地告訴觀眾邪惡的來源、與邪惡的去向,然後藉此製造更強大的懸念...,而不是留下一句「我們始終沒找到.../我們始終不知道...」

這也算是種創意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