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死亡鬼屋 給電玩族的驚嚇箱

我還沒看過『吸血萊恩』和『末日圍城』,會寫這篇文章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因為我發現公幹九把刀太多次了,在文章分類中,「去你個九把刀」單元竟然成了我的主力;二,因為導演Uwe Boll 最近聽說被玻璃渣嗆聲,而且嗆的很囂張、很難聽。

並不是要幫Uwe老兄平反,坦白講,他之前的『異形鬼屋』真的很不怎樣,這次要評論的『死亡鬼屋』依舊也是﹍﹍兩片頂多都是B級片。

注意!是B級片,不是爛片。即便是今天,好萊塢拍出來的電影,超過七八成仍是B級片,能夠成為主流大製作的電影,仍是少數中的極少數,還不提很多A級製作根本就是爛片。所以大家如果要強制把B級片跟爛片化上等號,那我只能悲嘆兩件事:電玩族電影看太少,台灣註定拍不出好電影。



史帝芬史匹博﹍﹍先批鬥一下這傢伙吧!

導演二流﹍﹍不信?請問有幾個演員因為演了他的電影而拿獎?而且是「實至名歸」?

攝影二流﹍﹍從『E.T.』開始,他的攝影方式都是帶公式的,連個技巧跟風格都沒有,『侏儸紀公園』系列更是此一特徵的代表作。

製片二流﹍﹍『關鍵報告』就是個二流製片拿著一流資金、演員、跟技術搞出來的東西,差不多同期同風格的『全民公敵』勝過一百倍。

編劇﹍﹍我根本想不起來他編過啥劇本,但是他的電影一向很低能、很狗血、只有題材和標題可以當噱頭,(除了『神鬼交鋒』和某部琥碧歌柏主演的電影,)所以管他劇本誰寫的,我一律算在他頭上。搞了一票童星裝可愛的『E.T.』,別說因為年代久遠、技術落後,所以E.T.醜到不行,這片的邏輯根本上就荒謬百出,而且靠純粹撒狗血也能博得一個「小男孩和外星人之間的動人友誼」這樣的評語,簡直是在縱容最近的「尼斯湖水怪」和去年的「變形金剛」(但『變形金剛』還算可以入眼,);「好神奇喔!猜猜看外星人要做什麼?」「好厲害喔!猜猜看外星人要做什麼?」「好炫喔!猜猜看外星人要做什麼?」從頭到尾都在自以為是的「搞懸疑」,結果骨子裡頭啥都沒有的「第三類接觸」,我永遠記得我爸跟我推薦「這是經典」,我看完後臉上只有三條線,還不論懂了點符號學後,驚覺到這片整個就是灌注了美國人的文化優越傲慢。(註)

講這有啥意義?﹍﹍在我來看,史帝芬和Uwe的差異只是在於前者拍過『太陽帝國』,後者專拍電玩改編電影。

更慘的是,史帝芬樣樣二流,同樣在改編電玩遊戲的保羅安德森,起碼是個一點五流的編劇,一流的製片。

所謂的一卡車好萊塢名導,其實本事未必都比Uwe高到哪裡去,如果將這些電玩改編電影交給其他人拍,成績未必會比較好。拍電影這種行為,就商業層面來說其原始的意義應該算是種「藝術創作的冒險」,如果沒有一點冒險精神,這世界上沒幾個導演敢在「那個年代」就走進中國大陸,去拍一部美化日本、醜化中國的電影吧!但是史帝芬走進去拍了『太陽帝國』。

所以﹍﹍面對一部爛過一部的電玩原著,Uwe敢動手拍?光是這樣的行為就要給他鼓鼓掌,要我再多給他惡評?抱歉!這種事給別人作吧,我頂多不推薦他的電影。

不懂我想講的意思?好﹍﹍反正這文又不投稿,多寫個幾百字也不算騙稿費。


電玩遊戲,小時候品味跟堅持沒那麼多,所以也曾經深深的以為「這些是好物」。

可是看看奇幻電玩!『龍槍系列』的文字跟劇情,就是純粹沿用了電玩的模式與風格,讀者的思考觀點和品味也徹底的被電玩改造過,不然拿起一頁讀到「魔法師躲在門後,唸了個咒語在手中凝聚了一團火球﹍﹍」這樣的文字,我差點把(跟同學借來的)書丟到垃圾桶。(看來我是被改造的不夠徹底。)

抱怨別人搞砸經典電玩?為何聽不到其他人抱怨電玩總是在強姦文化?

就如「強姦」最少的惡靈古堡系列,整個的劇本就是B級電影的粗製濫造,(可憐了保羅安德森,要生出一部全新可看的劇本,還要被大家公幹,)不然第二代實在沒必要讓里昂愛上艾達,還要在第四代搞個狗尾續貂。哎呀!簡單講,對整個電玩工業來說,所謂的劇情不過就是噱頭啦!更誇張的是那樣的劇情模式,可以衍伸出『恐龍危機』系列,讓我整個人一想到就是「囧」。

太空戰士系列,視野廣大、氣勢恢宏、但是整個又是沉溺在自以為是的邏輯規則中,樹立了一個沒頭沒腦的規則後,整個故事就開始在這個規則上打轉,但是那邏輯根本無法沿用在現實中,更經不起思考,——小日本的動漫電玩九成有有這個毛病。

還有我前面講到的奇幻文學被電玩遊戲強姦成「X球文學」(火球?光球?水球?電球?反正在魔法師手中,沒有什麼不能用一個咒語捏成球!)今天大家看著「Counter Strike」中拿現代化武器打來打去,總有一天會變成用「X球」轟來轟去﹍﹍「毀滅巫師/異教徒(Heretic)」就是這樣的作品,只是它比較像是「Half life」,劇情比較嚴謹、有多一些的哲學思考空間。



面對一部「塞」過一部的電玩遊戲,請問電玩迷們以為可以改編出什麼樣的經典電影?

來看看「死亡鬼屋」的電玩遊戲吧!——我跟同學愛死這個遊戲了,讓我度過無數的枯燥的高中夜晚。

殭屍忽然跑出來,殭屍忽然跳出,殭屍忽然跳下來,殭屍忽然破強而入,殭屍忽然出現在背後,殭屍然爬出來,殭屍忽然飛出來﹍﹍注意!有「tone」喔!來!給我一點旋律!﹍﹍這哪裡是恐怖?不過就是個「殭屍跳跳箱」罷了,竟然可以成為驚悚代表作?

更遑論它的內容了。一整個就是在用殺殭屍來宣洩人性的暴力因子,喬治大神發明殭屍片時的哲學思維,這些殭屍遊戲各個是半點也沒吸收到,甚至還反動性的跳入喬治大神想要譴責的現象,精確的重現了喬治大神想要諷刺的人性。

就是在無腦殺殭屍!

無腦的拼命殺!無腦的痛快殺!無腦的瘋狂殺!無腦的被秒殺!無腦的投錢殺!無腦的雙鎗殺(我的最愛)!﹍﹍

在這層面上來說,這部電影其實可以說是精準的抓住了電玩族的這種無腦本性。不是嗎?隨便一隻阿貓阿狗拿到鎗,都可以開始「帥氣」、「狂野」、「豪邁」的殺殭屍,這部電影可以說把這場面發揮到極限。

要恐怖?本來就不怎麼恐怖的東西,能生出啥恐怖?

要劇情?各個反派都是一代就over,難道要像『惡靈古堡』一樣,上演一場「小蝦米對抗無良大企業」的血淚奮鬥史嗎?何況『死亡鬼屋』這部電影還是建構在整個遊戲故事的開頭之前。(男主角最後報上的名字,有誰能說出這名字暗藏的玄機。)


擺在「活人生吃」、「活屍禁地」、「活屍日記」之前,這部殭屍電影的製作確實也很粗糙,化妝也許有技術,但是徹底缺乏規劃。

可是這不正是B級片的特色之一嗎?

真正的傳統特效,在技術或材料上花不了太多錢,畢竟不是要製作什麼機械大怪獸,前期的製作、規劃,花的錢可能更驚人,可是這正是電影會出現B級與A級差異的關鍵。

但排除了它是「死亡鬼屋」改編以外﹍﹍劇本,很好啊!有模有樣。演員,表現也不差,看他們殺殭屍還真的挺過癮,就是沒啥動作美感。整體攝影質感都不差,一點都不像B級片。

真不懂電玩族在抱怨啥!也不懂玻璃渣在囂張啥!(牠們的遊戲劇情水準,完全只能拿來騙騙沒見過啥市面,或是會自動降低自己水準的電玩族,真要跟主流創作相比,目前為止除了解謎遊戲以外,我還沒看過哪個遊戲的劇情可以看的。特別是玻璃渣的遊戲。)



註:外星人留了一堆沒頭、沒腦、也沒意義的溝通方式,要人類去學習、去破解、去探索﹍﹍這不就跟美國人老是期望別人學習他們的語言,可是自己永遠只會「阿羅哈」、「空尼雞挖」、「你媽好」這幾個觀光詞彙,是一樣的思維嗎?那幾個外星手勢是啥意思?我猜大概是:「你吃飽了沒?」或是:「你老兄一個晚上可以跟老婆來幾次?」

1 則留言:

提到...

以前小時候就不怎麼喜歡玩日式RPG,原以為只是種不懂事的叛逆行徑.長大後才發現到日式RPG真正令我受不了的是其幼稚可恥的劇本(EX:FF13),迂腐做作的台詞(EX:傳奇系列),以及像個娘們的人設(EX:克勞德),哈!看來我當時挺"成熟"的XDDDD

至於有趣又不失深度的電玩劇本在下推薦須田剛一的"Killer 7"(PS2/GC)及"No more heroes"系列(Wii);前者很直接的諷刺美日政治的惡鬥與醜陋(某章節還超露骨的"隱喻"伊拉克戰爭),後者則是以故事背景及人設向許多經典B級電影致敬(也帶點對玩家的嘲諷).我相信這兩部作品應該可以讓板大對於電玩劇本有了些微的改觀.(起碼不會是那種充滿轉型正義以及白痴語言的Kuso Game...恩!FF比起死亡火槍更是款Kuso Game!包裝好了點罷了...)

死亡鬼屋在下也超愛玩的,劇本根本就無視,SEGA也很明瞭這只是款為了滿足玩家的殺戮慾望的Game,很誠實,不像Capcom,只想挖玩家口袋的錢又厚臉皮的說自己寫的劇本有"深度",科科!

死亡鬼屋的新作"overkill"(Wii)版大也可以嚐嚐看,這款跟以往的作品很不一樣,披者"這是系列作前傳"的皮,骨子裡卻徹底轉型成充促著一狗子下流玩意兒的B級風格,尤其該感謝2P角色:黑人華盛頓的粗口成章還幫這遊戲贏得了"史上最多髒話的遊戲"的金氏記錄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