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 星期四

正義,不需要力量,只要「爽不爽」。

「正義,需要力量。」語出自『功夫』,作者:九把刀。

「我就是不爽看到你們﹍﹍」語出自九把刀對「韓國立法規範屠宰狗」的評論。


其實本文的主角並非九把刀,說起來他有點無辜,因為要罵他,我已經在上一篇罵過了,這篇的主角另有其人。

不過說道主角另有其人,這篇原本設定的主題也不是現在看到的,而是「戲子無義」。

怎說:「戲子無義?」或問:「什麼是義?」


先講講美國大選﹍﹍的初選好了。

去年十一月到十二月之間,有人問我:「你看歐巴瑪和希拉蕊,誰會當選?」這人搞不清楚這是初選,我也不跟她計較釐清,就回答:「當然是希拉蕊,論經驗、論能力,歐巴馬有哪點贏過她?如果美國人腦殘到連這種比較都不懂,那美國真的要走下坡了。」

其實我自己也忘了,這真的是場初選,還有另一個黨的候選人沒出來參加戰局,在這兩個人之中選一個,頂多就是40%美國人在為自己的品味表態罷了。(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當時還沒看過國家寶藏二,「美國總統的道德水準必須卓越超群。」天哪!如果看過這片的美國人中,兩個有一個認同這個觀點,出來角逐的希拉蕊早就註定是隻失敗的呆頭豬八戒。)

結果一路看下來,希拉蕊聲勢節節落,已經到了要被勸退的地步。

我很在意一點:希拉蕊為何不放棄?難道她期望自己成為教科書範本,用來教導小學生「作人要有毅力、鬥志、永不磨滅的上進心」?

我想不是,這是因為一種公眾人物應該擁有的「義」(或稱為道義)。


看到台下台後餐會上,那麼多支持者期望自己能有一番成就,今日自己怎麼可以因為民調小小落後一點就退縮呢?


公眾事物,政治,或是政壇,並不是種另類的買賣交易場所。候選人並非跟選民或支持群眾交易什麼條件以換取選票與支持,而是「我今日有一個願景,贊成這個願景的人就請跟隨我!想離開隨時請便。」——沒錯!一切以這個願景為優先,必要時,候選人、選民、政黨﹍﹍通通都可以犧牲。在這個制度下,選民的地位是如此微不足道,所以在制度外,要靠候選人跟選民之間的「義」,來平衡這一點。

可是這種說詞常常被候選人拿來自我催眠用,以為自己真的有權責如此義無反顧的走下去,因為犧牲不是無底線的,眼前的希拉蕊就即將面對「破產」的危機(犧牲自己),他老公柯林頓讓美國經濟泡沫化(犧牲人民),小布希則因為全民一時的激憤,草率的發動戰爭、而且不知適時止步(犧牲國家)。


不過「義」永遠是相對的,沒有那種甲要跟乙講義,乙卻可以大方出賣甲的道理。所以選民也有責任對候選人盡「義」,——別造成無底限的犧牲就好。

今日台灣就看到有人毫不清楚這點,那個人叫作白冰冰。

真的是「戲子無義」,讓人不禁思考她支持馬英九真正的動機為何?她是否有一刻真的正試過馬英九的願景?(假設馬英九有願景,)還是一切都只是為了發洩自己的怒氣,為了無止盡的清算謝長廷,直到自己可以安心的跟愛女說:「媽媽幫你報仇了。」

說穿了,她對馬英九的支持,從來只是一樁買賣,真正買賣的對象是她對謝長廷的憎恨。這種憎恨其實並不複雜,層級也很低(超乎想像的低),就好像是:你大學時搶了我女朋友,所以將來我就扯你事業的後腿,無處不找你碴。

可惜了從小看她唱歌跳舞,一直覺得她很「可愛」,沒想到骨子裡頭竟然可以蠻、橫、牛到這種地步,心中一切都以自我為中心,根本沒有公眾事物、他人權益的存在。


今日馬英九是否會廢死刑(這問題目前根本不存在,因為這只是閣員的個人理念,甚至還不能稱為政策或方針,)如果與當初白冰冰支持馬英九的願景相違背,我想大家都能理解白冰冰的行為,甚至聲援她。可是莫非這兩個人曾經私下有暗盤交易,說:「我選上了,每年鎗比五十個重刑犯,決不手軟。」有嗎?(馬英九好像從沒把支持死刑明確列為政見吧?)

說穿了,白冰冰的言行跟九把刀批評「韓國人吃狗」是基於同樣的動機:我們就是看不爽!


因為看不爽,所以可以毫無道理的反對,甚至講話可以不顧及後果,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揮自己的公眾影響力,兩個人蠻、橫、牛的醜樣完全無二致。白冰冰應該不是九把刀的書迷,年紀也大很多,所以我只能胡亂解釋成:台灣人追求的正義,原來 一直都是長這樣子,跟九把刀、或是這堆無良沒品的台客作家寫手無關。

(正確的義,就是正義,很簡單的字辭,別把它複雜化。)


以下兩篇連結是輔助性閱讀: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拿這個不會挑老公、兼無腦沒見識的孤老歐巴桑作文章,畢竟罵馬英九比較有成就感,「嘿!yahoo的各位,你們可沒有我這麼自由喔。」

本文有歧視女性之嫌,但是想要藉本文問問白冰冰;你怎麼不罵這個?也想問問九把刀,除了關乎個人利益、關乎個人喜好的事情以外,你爲任何讀者回饋過任何東西嗎?他們的未來就要面臨大危機了喔!



悄悄話:

渣已經夠多了,有陳水扁,有九把刀,有豬學恆,有我,現在還多了個白冰冰,真是熱鬧。

幹!當個小咖真爽,可以毫無顧忌的講這種屁話。

4 則留言:

markscat的異想世界 提到...

  幫他們留點餘地吧!雖然他們的所作所為讓我覺得很樂^^a
  --這世界上怎麼有這麼欠罵的人?

CITYWALKER 提到...

哈哈哈

這就是「戲子無情」這標題的潛在意義

這些人的價值在於提供娛樂 而不是餵養我們的大腦



你看的很過樂
我罵的過癮 (促進血液循環)

電梯向上 提到...

小小挑個毛病,正義需要力量的出處不是九把刀,而是更早1989年的神龍之謎DRAGON QUEST - ダイの大冒険

CITYWALKER 提到...

感謝 電梯向上 !!!!

這問題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