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暴動之城】平庸的邪惡 之 「沒看成,寫篇食記吧~~在輕井澤(文心南路店)消夜和卡啡那(大墩店)喝下午茶」


藝文圈的某人曾經很擔憂地說「台中人不念書」,我覺得這話背後真正的焦慮並不是為了台中感到憂鬱而發,而是表現出天龍國多年來壟斷了台灣藝文消費的型態後試圖將這種型態推廣到天龍國外失敗而發的挫折。

這是種自我中心意識的挫折,而不是源自道德或使命感的焦慮。

上週五(6/1)晚上拿到蕃薯藤(YAM)提供的電影【暴動之城】的招待券,本來想要帶上完晚班的朋友一起去看,卻發現.......「台中全部的戲院已經沒有九點以後的場次」。

只好兩個人落寞地去吃宵夜。

決定了要去吃消夜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發現「在台中住了十幾年,竟然從沒去吃過輕井澤,」所以我們立刻殺去輕井澤。


來輕井澤就要吃壽喜燒。一般印象中(常識中)煮壽喜燒的方式是錯誤的,(廢話!因為這是農夫在田裡煮食的文化傳統,烹飪技巧當然不會多講究。)

簡單來說......湯汁不要讓它滾/沸騰,最好維持在80度以下(甚至低一點),然後煮久一點,而且要分兩次煮,第一次煮十到十五分鐘後,連湯汁盛起放涼(讓肉吸收湯汁)約三到五分鐘,然後再放回鍋中煮五分鐘。

這樣煮出來的肉相較於用滾沸的湯汁煮出來的肉,特別的鮮嫩多汁。

(不用擔心衛生問題。因為巴斯德殺菌法也是這樣做。)

 (如果還是不放心,可以查詢兩個字「舒肥」,裏頭會有低溫烹調的相關資訊。)


但講這些都離題了,好吃的食物反而不是重點,「台中人不讀書」引來天龍國藝文圈自我中心的挫折才是重點。

因為我是第一次進輕井澤,所以被它講究的內裝給嚇到....台中的餐廳文化極致代表大概就是這家店吧!大到公益路與美術館前綠園道的特色餐廳,小到麥當勞,人們其實都在展現自己「創作」的慾望,只是作家用筆、畫家用畫布與顏料、音樂家用樂器與樂譜,我說台中人會去經營一家餐廳、然後裝飾它。

即便是連鎖的麥當勞、即便是必須要配合總公司的指示裝修自己的營業櫃台與門面,台中很多間麥當勞也會在某些角落(例如廁所內)看到某些店主(或負責裝飾的人)所花的獨特巧思用心。

(第一張照片是一進門的接待區。第二張照片是廁所外。第三張照片是廁所內。)




要聽聽在輕井澤享受這樣的用心需要怎樣的價格嗎?

算了!講出來,台北天龍人大概會玻璃心碎滿地。


隔天,想去大遠百的威秀看【暴動之城】,騎到一半才發現看錯時間表,已經趕不上場次,偏偏下一場又會跟晚上的行程衝突,所以電影又流標....只好再次走地方消磨時間,這次選的是公益路跟大墩路交叉口一帶的卡啡那。





(光是看個廁所就可以看出來店家在陳設上都很用心。不是花錢擺闊而已,而是真的會去用心思創造獨特性。)

挺奇妙的...只有少少五家門市的咖啡廳,竟然都選在很奇妙的地段。──要不是美術館,要不是有奇特的文化地標,這家大墩門市已經算是商業目的味道最重的,但座位很寬敞、滿是充電插座,還有幾乎一整面牆的「店內陳書」,相較於差不多價格的星巴克,我想提供給顧客的服務「量」差異已經很明顯了。

對了!它的「鹹派」非常美味,雖然只是簡單的鴨肉、蔬菜、奶油,但完全不需要用調味去掩蓋自己的廚藝水準,可以讓人完整的享受到鴨肉、蔬菜、奶油...這三樣東西的美味。 (相較之下,我的照片就很俗氣、很刻意的耍弄蒙太奇。)




並不是說「人不需要念書」,但比起去迎合天龍國對於「有在念書」那滿是銅臭味的標準...(人當然不可能只有那些念書方式跟管道,不經由那些方式跟管道更不表示人不念書!)...這種對餐廳藝術質感的堅持,是不是反而在無意間契合了人們當初「念書」的本意?


=================================

為什麼標題要加個「平庸的邪惡」?

因為這部片的預告給我這樣的靈感。

這部片跟多年前贏得奧斯卡的【衝擊效應】相比,我相信會有著明顯的決定性差異就是:它並不會刻意營造和解的契機。

可能有人知道,也可能有人不知道,死於槍擊事件的黑人,有超過七成的兇手其實一樣也是黑人。也就是說:警察對黑人濫用武力(不管是否有致傷致死)的數字被嚴重誇大了!(這是鐵一樣的事實!只是過去歐巴馬主政的八年把「散布這項資訊」訂為「仇恨言論」的一種,如果敢講述這種言論,遭遇任何形式的霸凌大概都不會有警察受理。)

也可能有人知道,也可能有人不知道,「使用過當武力」的事件中,受害者是白人的數字並沒有比較少,(完全要看當地的人口比例來決定,)而警察被判有罪的機率「一樣」也很低。(結果...參照上一段。)

歐巴馬執政八年,底特律城的經濟毫無改善,為什麼?

好笑的是:今天如果有人跟當年的羅尼金一樣吸了毒後駕車逃逸、被警察圍捕後還強力拒捕而被警察用強硬武力致服,──大家的反彈還會這麼大嗎?大家還會對警察的「無罪」反感這麼大嗎?.......看到現在,還是沒有人想要討論這個,(顯然連電影自己也不想,)為什麼?

黑人與白人之間的差異本來就不存在,白人也有很多過著貧困艱苦的生活,很多黑人生活的困境其實來自於自己的選擇,真的完全與外在環境無關。 如果兩個黑人與白人之間發生衝突,問題並不表示一定來自於白人的優越感、或黑人的自卑困境,這可能就是兩個價值觀與生活情境不同的人之間起了衝突而已。

就好像「我們都知道自己有權力拒絕警察盤檢」,甚至「我們也都看過網路上分享的:我怎麼讓想要臨檢我的警察碰一鼻子灰」,但其實「我們」並不會真的這樣做,──警察盤查,乖乖配合,否則哪天被一個過肩摔、摔斷鼻子跟兩顆牙齒,自己還要吃上官司(不管是告警察或被警察告)。

所以.......黑人被警察毆打的真相不是重點,重點是很多黑人很努力的工作養家,不只養家也試圖照顧自己的同胞,但是他們的努力卻被那些平常就愛逞兇鬥狠、鮮少努力過日子、然後又愛把「受害者」光環往自己頭上戴的人毀於一旦。

(我相信電影的重點應該在「控訴」這個事實,而不是繼續強調這些被控訴者的合理性。)

.......

這跟平庸的邪惡有什麼關係?

平庸的邪惡並不是專指特定的惡行,而是泛指那些「讓惡行發生的原因」。(會以為平庸的邪惡是專指特定的惡行,例如「縱容惡事發生」,那根本是胡說八道。)

例如在本片中,真正的邪惡並不是種族歧視,而是人的不知上進。而人為什麼不知上進?一般來說,人是因為受不了自己過的苦日子所以要努力改善它,但相信「自己是因為被壓迫,所以才華能力無法發揮,」和「因為註定無法發揮,所以也不該真的做什麼努力去給那些會阻止自己成功的人看笑話,」這樣的謊言,顯然要容易許多。

到底是誰在提供這些謊言?是誰在灌輸人們「相信吧!不要猶豫!」這樣的聲音?......一直重複這個流程,(只是改變了一小部分的細節,)那才是真正的平庸與邪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