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侏儸紀世界:殞落國度】正義不需要同理心





迅猛龍象徵著人類的陰暗面,或說──人類崇拜、著迷於這樣的生物,因為在我們的想像中,他們或許有著人類的特質。所以他們對主角們所造成的威脅,相當於人類(反派)對人類(主角)所造成的威脅。

而暴龍則是種原始型態的正義!它負責驅趕企圖闖入並破壞原始秩序的人類,或是懲罰躲在一切陰謀背後的人類,不管是第一集的律師,或是第二集的企業家,或是上一集的變異同類。(所以第三集不需要暴龍,而是需要一種更原始的東西──例如棘龍,一種真面目根本還是謎的恐龍,──來粉碎正義。)

從侏儸紀公園3開始,迅猛龍就變成一種越來越複雜的生物,(畢竟相較於暴龍的食性是否為腐食的爭議,迅猛龍的各種新研究確實比較精彩,)不只是外貌或生理特性,甚至還有心靈方面的複雜化──變得越來越像人類,相較之下,暴龍就顯得「離人類越來越遠」。

這幾乎變成侏儸紀系列的串場公式。【侏儸紀世界】除了世界觀的架構以外,在恐龍的描繪上其實只是循著這樣的軌跡在進行而已。

說白了,這次的電影格局上毫無突破,(上一集做的事情,這些年許多科幻片都嘗試過,架構一個超脫現實的世界和架構一個超脫現實的遊樂園?差異何在?)而且片長還很中規中矩,所以很多要素都被簡化,(簡化?還是史匹柏太習慣賣藥?)

甚至還很多餘的想要繼續提醒大家「看這部片是要享受看到恐龍栩栩如生的感動」,但剛登場的腕龍動畫滿是破綻,(因為實物的畫質太好,電腦動畫顯得格格不入,)而且在這樣的劇本、這樣世界觀中插入這種感動實在很多餘,(導演似乎沒掌握到這不是「看到恐龍」的感動,應該比較像「第一次在野外看到大象」之類的感動。)


真要說......用火山大爆發來隱喻「滅絕」這種事情背後的意義算是它最大的創意。

人類其實一直活在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中,例如各種科技產物鋪陳的文明世界。但挑戰原始一直是種活神話,我們絕大多數的人接觸到的大自然也都已經是經過人力精心調整的環境,大型掠食動物被控制甚至滅絕,環境被精準地丈量讓人可以預知路況,天氣有預報,甚至植物種類被改造過.......這些都是人類的「創造」,看似天然,但其實完全不是。

就好像我們要準備迎接一個會充滿恐龍的世界。

在這樣的文明中,容許一項自己的創造物就這麼死去、從世界中徹底消逝,這違反人性!(這跟環保已經一點關係也沒有,應該是說「對此無動於衷才是件奇怪的事情。」)

所以.......

完全沒有同理心的暴龍象徵著原始正義。老套,但很難討厭它。

恐龍的生存與否其實象徵著人類對於科技進步的需求是發自一種情感依賴、而不是出於權力慾望(想要扮演上帝)。新觀點,但鋪陳跟擴展的很硬,硬要加入傑夫高布倫那假掰故做高深的議會發言?我還是比較喜歡他在【雷神索爾3】中的機車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