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梅格漢的心靈鑰匙 Manglehorn】改變不難


主角自己養的貓不吃不喝讓自己煩惱透頂,但自己這樣把他人隔離屏除在外何嘗不也讓他人煩惱透頂。所以其實自己也是個吞了鑰匙的貓,自己的生活就像需要看醫生的貓一樣。

只不過貓咪的毛病是來自真的鑰匙,但主角自己吞下的鑰匙是不能用手術拿出來的。

生活看似幾十年一成不變(除了自己變老、兒子長大、老婆離開自己以外),其實裏頭充滿了各種變化,帶貓出門散步會看到從沒見識過的車禍畫面,(扣掉「有人死掉」以外這點以外,那樣的車禍畫面本身就有種荒唐的娛樂性,)還會看到新世代年輕人完全沒有道理的娛樂文化和儀式(讓人忍不住想要快部丟下一切逃離現場)......

所以,掌握住這些變化,像隨機的和個小丑玩個拋接空氣鑰匙的遊戲(去理解或最低限度的嘗試體驗其他人看似荒謬無理取鬧的行動背後的意義與價值),心就這樣打開了、變化就這樣發生了。


很喜歡這部電影。不只是因為它有艾爾帕西諾和荷莉杭特,更是因為它似乎將50歲以上的美國中產階級末段班面對今日生活的空虛寂寥淡淡的表現了出來。

雖然它將男性習慣主動追求感情、視自己為「付出愛」的一方(因此忽略了「其實很多人在愛自己」)時所要遭遇的挫折與煎熬過於輕描淡寫,也有點太理想化──三十歲的男性今日如果讓一起約會的女伴這樣哭著走掉,他的社會形象大概就毀了。

但排除這點後,這部電影就像個單純的故事,沒有在影像上做出太多的學問或是戲法。(畫面就是單純的追求「美」、或聚焦在掌握主角的心思上。而不是用畫面去追求隱喻、埋藏訊息。)

看這部電影,就像在讀一部文辭優雅的小說,不過相較於文辭的優雅,電影更增加了艾爾帕西諾的魅力,沒有非常戲劇性或精彩的故事,只有一個男人將自己的心痛徹底挖出來後竟然發現這是何等的空虛。 (「美」是何等的空虛...)

或許沒有什麼「娛樂性」,但不失為「一生中至少要看一次」的傑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