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星際大戰:原力解放1 Star Wars : Force Unleashed 1】另一種星際大戰的起頭


父母施加在子女身上的束縛究竟有多強大?究竟該由父母來撤除、或子女經由體驗跟探尋自己人生的路來打破這個束縛?(主角的親生父親勉勵他擁抱自己的天性,因為他相信主角擁有善良的天性,養父則是強迫灌輸跟洗腦、讓主角相信自己的人生沒有選擇.......)

這個遊戲的故事背後其實隱藏著這樣的訊息。

相較於「舊共和武士」中讓玩家很抽象、很廣泛、但經常摸不著頭腦(最後淪為只是在為了玩遊戲而玩遊戲)的去探索善惡的邊際,這遊戲的故事相較之下其實很有親和力。


這款是以「動作」為主的星戰系列遊戲。圖片中可以看到主角手反握的紅色光劍、還放出白色的原力閃電和絕地衝擊波,這是個完美融合了西斯與絕地兩方技巧的戰士。玩家不只可以使用這幾項技巧,還可以使用光劍反彈雷射脈衝、維達的光劍迴旋拋射(我自己發明的詞),或是原力操縱物體投擲目標,甚至是原力強化後直接衝撞目標......

相較於曾經在Kinet上發行過的「不成熟」體感戰鬥遊戲,這款遊戲是我心目中星戰遊戲對於「原力使用」的極致。

過往的星戰遊戲主要是戰略、戰機、還有FPS,「舊共和國武士」則是ARPG和解謎兼顧,還要探索各種隱藏要素去培養腳色的性格命運,在原力戰鬥上是比較靜態的形式(玩家只要進行選單操作即可),算是支配了近代星戰遊戲迷的口味。

也因為「舊共和國武士」的關係,即使這款遊戲顛覆了當代動作遊戲的水平,或是說將過往沉寂了好幾年的經典類型跟星際大戰做出非常良好的結合,但它在星戰粉絲間的評價依然並不高。

不是說它銷售不佳或怎樣,只是它是以一款單純的動作遊戲而受歡迎,而不是星戰衍伸遊戲。

(其實2010年以後,Console上有著極限花俏招式、特別是同時講求廣大複雜華麗戰鬥空間的動作遊戲,幾乎都有這款遊戲的影子,即使美術風格和招式已經看不出關聯。雖然說這款遊戲也參考了之前很多遊戲的設計,但那些遊戲大多後繼無人,或是被FPS、Diablo-like、和「俠盜列車手」這類遊戲的熱潮給掩蓋過去。或許後來的遊戲並不是直接學習參考這款遊戲,但這款遊戲讓大家重新重視並思考這個類型遊戲的價值與可能性,而不是一直等待Console的性能再突破好幾級。)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愛麗絲驚魂記」,這款遊戲就明顯的是以FPS為主、動作為輔。)

(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這款遊戲來讓遊戲設計者探索並嘗試如何設計一個使用原力戰鬥的腳色,「戰場前線」可能不會有太多的絕地腳色出現,大多都會是一般士兵而已。...雖然裏頭的原力戰鬥並沒有擺脫FPS型式的極限,用純FPS的方式玩「扮演絕地武士」早有「絕地武士」系列的先例。這或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吧!)


另外,盧卡斯被迪士尼收購後,這系列遊戲被正式列為非正史的「傳奇」系列,(雖然這款遊戲的故事本來就不被明確的承認是正史,)但它的故事還是可以跟這幾年出的電影【俠盜一號】或動畫系列【反抗軍】做個比對,因為都是講到在天行者路克轟的一聲炸碎死星以前的帝國與反抗軍之間的恩怨......

故事開始時反抗軍還未正式成立,奧德朗上的歐嘉納皇族只敢表示異議,而不敢公開和帝國作對。但皇帝為了確保歐嘉納皇族只會維持在異議的程度,就要求皇室公主,也就是莉亞公主作為人質以確保忠誠。

在過去武技族的居住地Kashyyyk星上,帝國派了重軍看守,還在武技族的村落上建立了要塞堡壘,而這個要塞堡壘就是看管莉亞公主的地方。

雖然堡壘指揮官對自己相當友善有禮貌、甚至對外尊稱自己是帝國派來觀察這個基地的特使,(「如果妳知道自己其實是人質,那我就相信妳會安分守己不要亂來。」兩人初見面時,指揮官曾這樣表示。)但莉亞公主並不信任皇帝,總覺得皇帝會藉故找理由讓自己這個人質失去擔保的效用好製造理由出兵攻擊奧德朗...在要塞裡被看管的日子中,她一直等待著,等待皇帝的陰謀現身....

就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那個陰謀出現了,是個年輕(只比自己稍微年長)的刺客。

「我竟然會死於刺客手中,」莉亞公主本來這樣感慨著,沒想到「刺客」立刻表明自己真實的身分:一位在複製人大戰中逃過「密令66 」的絕地大師Rahm Kota派自己前來營救莉亞公主。

雖然這個刺客殺光了所有囚禁自己的暴風士兵、甚至打開了一條路讓莉亞可以自由逃脫,但她立刻從刺客的話中找到破綻。

「謊話也請編的高明一點,Kota大師前陣子遇到維達派出的刺客死在帝國的某個星艦基地裡了。」莉亞的理性不相信這個刺客,但她的直覺(原力本能)告訴她相反的答案,「但如果你能夠摧毀這座星球的信號站、並解放被囚禁的武技族,我會願意相信你。」

 莉亞不知道的是:Rahm Kota大師確實還活著,只是雙眼因為維達派出的刺客而受傷無法視物。因為雙眼受傷但又僥倖逃過一劫,他正窩在雲之城沮喪的醉生夢死,結果一個年輕人走進酒吧來把自己一腳踹醒,「醒醒!老頭!我需要你的指導,還要借你過去的人脈幫助我找帝國麻煩!」

「呵呵!某個不知死活的年輕學徒現在技巧成熟了,就想要出來報仇嗎?...好強大的力量!好強大的憤怒!放著不管太危險、也太可惜了!」Kota大師大概是這樣盤算的,而且尾隨在這個年輕人後面的確實是一大堆帶著殺意的帝國暴風士兵。兩個人殺出一條路後,Kota大師開出了他的條件:「幫我找到某樣東西,我就指導你、並且把你介紹給過去資助我打游擊的人。」

隨後,Kota大師就坐著這個不知名學徒的船「Rogue Shadow(俠盜之影)」來到這個武技族居住地Kashyyyk星上,並且告訴他「那東西就在軍事堡壘裡」」、「你看到那東西就知道了」。


年輕人當時不知道「那東西」竟然是莉亞公主,他也不知道光是清除碉堡的士兵還不夠,莉亞公主隨後還會要求他破壞整個軍事基地。「算了!小菜一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碉堡和周圍被摧毀的武技族村落,他有種異樣的熟悉感........

接下來的事情看似很順利,年輕人勇猛成熟的戰技一路過關斬將,配有各種輕重型武器的暴風士兵各個不是他的對手、皇帝的親衛隊也不過是多活久一點、就連大型雙足偵察機AT-ST都讓他手到擒來,這年輕人的潛力與戰力似乎深不見底。


送走了莉亞公主後,年輕人來到Kota大師面前,要求他履行自己的承諾,但Kota大師拒絕。

 「為什麼?」「莉亞公主的父親歐嘉納議員失蹤了!所以我沒辦法將你引薦給他。他本來找我解救莉亞公主,但我因為雙眼失明所以回絕,所以他就出發去尋找另一個絕地大師Shaak Ti。」一聽到Shaak Ti的名字,這年輕人內心發出了一波混雜著恐懼與罪惡的情緒。

Kota大師以為這是因為年輕人體內強大的原力已經讓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思,但他不知道的是:這個不知名的年輕人就是導致自己雙眼失明的兇手,也就是達斯維德派來殺自己的刺客、兼秘密學徒Starkiller。


維達在皇帝無法監視的角落常年訓練這個年輕人,(他告訴這個年輕人)為的是有一天可以和這個年輕人聯手擊潰皇帝、取得銀河系的控制權。

訓練終於完成後,維達指派給他的第一個實戰考驗,就是去擊殺四處打游擊破壞帝國軍隊與設施的Kota大師。

「沉浸在你體內的仇恨、讓他滋養你的力量。不要留下任何目擊者,不管是Kota的士兵、或是帝國的士兵。」收到維達這樣的指示後,Starkiller帶著自己的機器人Proxy(擁有光學變裝和擬態的能力可以變身成任何人、同時具備同等級的戰鬥技巧)和新的太空船駕駛Juno Eclipse(一個被標示為「服從力不足的菁英戰鬥機駕駛員」)出發去取Kota大師的性命。

「所以...你是維達的密探?」「聽著!(妳這個奶子挺、屁股翹、臉蛋超級漂亮的)女人!妳的工作就是駕駛太空船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做我要做的事然後讓我順利離開,其他的都別管。」「是..........」「Proxy,給我Rahm Kota的資料。」「我們要去獵殺絕地?」「對!」「你在我之前損失過幾個駕駛?」「妳是第七個。」「喔......」


當時,Kota大師和自己率領的反抗軍很順利的取得了一座星艦基地的控制權,並準備用炸彈徹底破壞這個基地,雖然基地內的帝國部隊仍不斷想要奪回控制權,但屢屢徒勞無功,就在戰火正旺的時候,Starkiller的太空船降落在機棚內,一路上Starkiller殺光所有見到的帝國兵和反抗軍,當反抗軍以為他是盟友時無情的紅色光劍立刻奪走他們的性命,當地國士兵以為他是盟友時奪命的西斯原力將士兵藏在盔甲下的心臟捏碎,殺了無數人、終於進到指揮室後,Rahm Kota大師感到很失望,「維達竟然派個小孩子來殺我?」

沒想到這個「小孩子」竟然有著跟自己相抗衡的戰技、還有源源不絕的原力,而且越是戰鬥,Kota大師越能感受到體內的原力在跟自己揭露未來──自己將會是這個年輕人的「光明未來」?被這個訊息震驚的一瞬間,Kota大師露出了破綻,年輕人立刻逮到機會重創他的雙眼然後用原力將他丟出指揮室。看著Kota大師不斷墜落的身影,年輕人「以為」這樣應該可以回去找維達覆命。


看到學徒帶著Kota大師的光劍回來,維達似乎不怎麼驚奇,立刻給他另一個更艱難的任務:另一個更強大、隱藏許久的絕地大師Kazdan Paratus。相較於長年在戰場上活躍的Kota大師,Paratus大師則被委以負責守衛絕地聖殿的重責,同時還要訓練幼徒。

這也就表示當年安納金帶著士兵血洗絕地聖殿時,他有那個能耐從安納金的光劍底下逃生,而且傳聞他這幾年一直躲在邊緣星球Raxus上,企圖訓練新一代的絕地武士、並重組絕地教團。

但(根據WookiePedia上的資料)維達不知道的是:當年Paratus不是靠實力逃過一劫。可能是被安納金的實力震攝到,他幾乎喪失了心智、把幼徒當成誘餌一般的逃出了柯羅桑,至於所謂訓練新一代絕地武士,只不過是用自己的力量重新把被拋棄在廢墟中有戰鬥能力的機器人喚醒,而所謂的重組絕地教團,更只是個瘋子在垃圾堆中用垃圾建起了一堆有著尤達、雲度、甚至歐比旺等人的娃娃,然後用這些娃娃玩著「絕地議會家家酒」的遊戲而已。

所以當Starkiller到了被當作垃圾場的邊緣星球Raxus,等著他的只有一堆具有如何跟原力使用者戰鬥程式的半淘汰機器人,還有一個看似絕地聖殿、但其實只是個垃圾場的廢墟,「這個地方不歡迎你!各位大師們等我一下,我馬上把這個西斯垃圾趕出去!」但陷入了瘋狂的Paratus大師力量確實遠勝Kota大師一籌,兩人即刻展開一場血戰。

可能帶著一點點的僥倖,或是在戰場上立刻獲得成長,Starkiller竟然靠著強大的原力成功輾壓Paratus大師。「對不起,各位大師們,我又辜負了你們。」對著自己的娃娃們說完這句話後,Paratus大師瘋狂的晚年人生也宣告落幕。

具體來說,這個任務並沒有達到維達期望的目標,因為Paratus大師已經稱不上「大師」,只是個落魄老人,所以他又加開了一個任務...要學徒去消滅另一個不以強大力量著稱,但戰技戰略智慧心思沉穩都堪稱頂尖的絕地大師Shaak Ti。

到了Shaak Ti大師藏身的星球──一個滿是巨大蘑菇真菌和肉食植物的星球,Starkiller發現當地的原住民竟然在Shaak Ti大師的指導下通曉基礎原力的使用,而且行為非常有組織,甚至還懂得馴服龍戈獸(賈霸養在地下室的那種怪獸只是比較小)來戰鬥。但這只是對尋常西斯來說是個問題,真正的難關還是在Shaak Ti大師本身,她不會仰賴自己的力量與技術,充分的利用了周邊的環境(巨大的肉食植物)還有原住民的幫助,讓Starkiller數次跟死亡擦身而過。

問題是Shaak Ti大師本身也不是在最理想的狀態。她訓練多年的學徒Maris Brook,因為多年的潛藏而滿心憤慨正處在崩潰、陷入黑暗原力的邊緣。Shaak Ti不是尤達,雖然擅長(藉由原力)跟動植物相處、和低等智能的種族互動(甚至教化牠們),但面對自己學徒的掙扎,其實她有點一籌莫展。所以看到Starkiller一方面沉醉在使用黑暗面和自己戰鬥,但一方面又可以明確感受到他體內的光明面,Shaak Ti似乎有點感到欣慰(黑暗無法抹滅光明)、但又感慨(自己顯然是看不到那一天),最後她只能留下一句遺言(或說是叮嚀):西斯總是會背叛彼此,不管是學徒背叛師傅,或師傅背叛學徒。


但,不管是Shaak Ti或維達本人都不知道、都看不清的,是這個年輕人並不將維達視為主人或師傅,他是像敬愛父親一樣地聽從維達的指示,而不是因為黑暗面的誘惑所以跪倒在維達面前。

在被取名為Starkiller以前,他的本名叫做Gallen Marek,是絕地名門Marek家族最後的成員。

因為「密令66」,他的父親Kent Marek沒能完成最後的絕地考驗晉升為絕地武士,只好帶著他藏匿在武技族的居住地Kashyyyk星上,也就是後來被帝國擴建為堡壘、拘留莉亞公主的地方,這也是為何Starkiller/Gallen會覺得這個堡壘和周邊的地區很熟悉的原因。

當年,Kent Marek低調的領導著武技族零星反抗著帝國,但最後自己的身分還是曝光而引來維達的追殺。那就好像「死神」與「破壞神」合而為一的化身從天而降一樣的橫掃整個戰場,只要是稍微擋路的人,才不管是武技族或帝國士兵,維達一律用強大的力量摧毀,直搗Kent Marek面前。

但維達立刻感應到Starkiller/Gallen的存在,還誤以為Kent是學徒、暗中有個師傅在指導他、並且打算等待機會出手偷襲自己。

Kent和維達的戰鬥沒兩下就分出勝負,絕望等待死亡的Kent本來只期望維達不要發現兒子的蹤影,但他不知道的是:兒子竟然有能力用原力從維達手中奪下光劍,看到Kent兒子的身影,維達似乎想起了當年在絕地聖殿屠殺幼徒的悔恨,所以做了個出乎意料的決定──殺光所有看到Kent兒子的帝國士兵與軍官,將Kent的兒子納入自己的保護下撫養長大.......


另一件事情:皇帝的密探在Shaak Ti死後發現了Starkiller/Gallen的存在並彙報給皇帝,維達的「野心」算是被徹底暴露。

不知情的Starkiller/Gallen回到維達的滅星者戰艦上,還在好奇「皇帝怎麼也到了?」「師傅不打算多深入計畫就直接動手嗎?」維達的光劍立刻貫穿他的胸口...

原來維達知道自己的野心暴露後,立刻有了全新的計畫:「殺死」自己的學徒向皇帝展示自己的順從。

不知道皇帝是否買帳,只知道皇帝其實並不把維達的陰謀詭計當一回事,「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分與本分!收學徒?背叛我?你以為會成功嗎?...殺了他!給他最後一擊!」維達聽了,毫不猶豫地把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Starkiller/Gallen丟到戰艦外的宇宙空間裡。

看到這結果,皇帝似乎很滿意的離開了,(或是他其實也預料到接下來的發展?只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但其實維達也早已經預料到這一步並安排了機器人接住Starkiller/Gallen好妥善治療他。

等到Starkiller/Gallen甦醒後,維達便用自己接下來的新計畫安撫學徒的憤怒:皇帝以為Starkiller/Gallen已經死了,但肯定也會加強監視維達,所以Starkiller/Gallen要假裝師徒之間已經反目成仇後去招集一支軍隊進行反抗與破壞好轉移皇帝的注意力,等皇帝的注意力一轉移,就回來與自己會合並且進行原本的計畫。

「接下來,你必須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探尋自己的路。謹記,黑暗面永遠是你的後盾。」收到這新計畫後,Starkiller/Gallen的第一步是先救出自己的駕駛員Juno,──絕不是因為這女人上圍豐滿、屁股很翹、讓年輕的他荷爾蒙指數亂飆,(「才怪!明明就是!」)而是因為機器人Proxy告訴他「Juno即將面臨叛國的指控」,心中不捨這個無辜的女人就這樣成為自己跟師傅的陰謀犧牲品,所以就在滅星者戰艦上大鬧一場、幾乎造成整艘船癱瘓後,抱著Juno逃向未知的命運,(但其實就是去找「我有預感他還活著」的Kota大師。)


(所以遊戲真正的故事線其實是很平鋪直敘的講述:維達發現Starkiller/Gallen,Starkiller/Gallen長大後開始一系列的考驗,但最後陰謀曝光只好轉而投入暗中組織自己的「反帝國軍」......)


所以,Kent不知道兒子的潛力與命運,Kota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維達的學徒,他來找自己求的不是對抗帝國、而是要利用自己,維達高估了自己對學徒的控制、低估了學徒心中保有的光明面而誤把他的景仰當成畏懼,Starkiller/Gallen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更不知道手握著操縱器的玩家才是掌控自己命運的人........等等!離題了。

一行立刻決定回到過去Shaak Ti藏匿的星球上尋找歐嘉納議員,但到了當地發現才短短幾天,帝國已經徹底掌控了這個星球並開始掠奪這個星球上的各種資源,尤其是一種叫做Starloks的生物,(這東西又有點像第六集中出現的沙蟲,只不過大上許多倍,)帝國直接在它體內裝置各種機械和管道採集它的體液,這令它痛苦不堪。這種殘暴的行為讓Juno看了非常過意不去,就要求Starkiller/Gallen阻止帝國。

這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要鑽進蟲子體內聞蟲子的胃酸而已,)大鬧一陣後發縣議員並不在帝國的手中,但他發現失去了Shaak Ti的指引後,Maris Brook終於還是落入了黑暗面,短短幾天內,當地的原住民被她的黑暗原力引誘跟扭曲成另一種醜陋危險的樣貌,讓帝國士兵吃了不少苦頭。

繼續沿著帝國基地的周邊掃蕩,很快就發現Maris Brook囚禁歐嘉納議員的洞窟。原來,Shaak Ti死後,Maris Brook滿心的驚恐與怨恨,怨恨為何Shaak Ti不讓自己一起對抗維達的刺客,驚恐Shaak Ti死後是否會有更多維達的刺客前來尋找自己,所以她就計畫用歐嘉納議員作為陷阱,凡是來找歐嘉納議員的人(她以為會是維達的刺客)都會掉入這個陷阱中。

果不其然、或說是巧合,來的人真的是維達的刺客。Maris Brook便帶著自己精心準備的陷阱「超大隻的龍戈獸(跟後來路克在賈霸宮殿中遭遇的差不多)」還有自己新領悟的黑暗技巧「隱身術」要消滅Starkiller/Gallen。

但體型再大隻,本質上沒有變,龍戈獸沒兩下就被Starkiller/Gallen擊斃,而即使肉眼捕捉不到Maris的身影,Starkiller/Gallen很快也使用原力探索的技巧(剛從Kota大師那學來的?)掌握了她的位置並擊敗她。

被擊倒的Maris只能求饒、請Starkiller/Gallen帶著歐嘉納議員離開就是,但看著墮入黑暗面的Maris,Starkiller/Gallen無法遏制自己的憤怒與厭惡,只想要一劍殺了她好斬斷這種感覺的來源,但Maris接著說出口的話讓他也狠不下心,「我被師傅拋棄了!我好恨!如果你今天能夠放我一馬,我絕對會捨棄黑暗面!」

所以Starkiller/Gallen收起光劍讓Maris離開,而Maris則是拋下了光劍、頭也不回地消失在畫面上。

知道自己已經平安獲救的歐嘉納議員忍不住說:「這樣好嗎?就這樣放她走掉?黑暗面不是那麼容易就擺脫的。」Starkiller/Gallen的回答出乎意料的...絕地...「你覺得她真的能夠就這樣走掉?擺脫自己這陣子做的一切?」

等事情結束後,Juno駕駛Rogue One降落,讓Kota大師可以面對面討論接下來的計畫。Kota大師先是把所有的功勞都歸給Starkiller、自己只是個瞎了眼的糟老頭,還建議歐嘉納議員全力支持Starkiller/Gallen的想法:該是絕地武士回歸和帝國對抗的時刻了。

但歐嘉納議員表示:要大規模召集軍隊,光有錢、光有領導還不夠,需要有政治和商業的支持,因為要能夠生產大量的戰艦需要企業,要能夠吸引人參軍需要有政治宣傳,有這些力量與資源的人現在都非常畏懼而不敢行動,如果能夠讓他們感到希望或鼓舞,他們就有機會組成一支反抗軍。

Starkiller/Gallen表示自己有些想法與計畫後,就和歐嘉納議員分別,一方去遊說眾人,一方去製造那個令眾人感到希望或鼓舞的事件。

找到機會後,他馬上和維達會報目前的狀況,並尋求指引,維達的建議是「摧毀一個正在生產重量級毀滅武器的工廠」,而眼前最適合的目標就是正在組裝一種名為「StarDestroyer」大砲的工廠,(這東西其實就是死星的主炮。)

沒想到Juno發現這次的通訊,很氣憤Starkiller/Gallen在有機會決定自己命運時竟然還聽從維達(那個把自己安上「叛國罪名」後丟給憲兵處置的渾蛋)的指示。

「你要學會決定自己的命運,因為你很快就要決定他人的命運,還有我的命運。」

說的容易,但Juno不曉得決定Starkiller/Gallen真正命運的不會是他自己,而是手握操縱器的玩家...又離題了!


工廠很巧合地就在邊緣星球Raxus上,所以這是第二度重返舊地。

帝國在邊緣星球Raxus表面建立了工廠來回收垃圾好取得建造武器的資源,同時還有防護罩保護「Star Destroyer」,(就像正傳第六部曲中的死星一樣,)所以主角要破壞防護罩,然後用工廠裡的大砲摧毀「Star Destroyer」。

但才剛進入工廠,Starkiller/Gallen就收到Juno的訊號「你的機器人Proxy不知道為什麼跳船跑掉了。」「不用擔心,我大概知道他想幹嘛。」

之後,走沒幾部竟然在工廠內遭遇一位皇帝的禁衛軍。但這只是玩家表面所見,其實Starkiller/Gallen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啟動了光學偽裝的Proxy。

原來Proxy不單單是負責服侍Starkiller/Gallen的機器人,同時也是訓練他戰鬥用的機器人,程式設定的目標與等級是均是「致命」,看到這個工廠,Proxy不知道為何得到了結論:這是殺死Starkiller/Gallen最好的機會。

但是換個場所並沒有不同,Proxy已經好長一陣子不要說接近得手、它甚至連讓Starkiller/Gallen能感到壓力都不行,這場戰鬥的開場只讓Starkiller/Gallen感到胡鬧,只是沒想到Proxy準備了一個(讓玩家尖叫的)壓箱寶,那就是傳奇西斯武士達斯魔的戰鬥模組。

啟動這個模組後真的讓Starkiller/Gallen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戰,原力技巧幾乎不管用,近身對戰又無異於懂命送死....但最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Starkiller/Gallen還是勉強取勝、用達斯魔/Proxy的光劍把它釘死在牆壁上。

雖然兵力重重,但這個工廠的結構本身很簡單,防護罩的設計也是,所以沒兩下就成功地癱瘓了防護罩,然後只用了一發炮擊就摧毀了「Star Destroyer」。

但幾乎像是協進曲雙重奏一般,大砲發射瞬間,一艘滅星者戰艦剛好也脫離光速出現在星球上空,剛好目睹了「Star Destroyer」被破壞的瞬間。警報大響、全船進入戒備、數不完的鈦戰機航向工廠準備摧毀敵人──只有一人,也就是Starkiller/Gallen。

有這艘戰艦在,Rogue Shadow根本無法靠近工廠,Kota只好在通訊系統上臨時幫Starkiller/Gallen上一課:「你是個絕地!用原力打掉那艘滅星者!不要像路克那樣用光劍!」...又離題了!

「我?絕地?你不知道我是個西斯嗎?」這話當然不能講出口,Starkiller/Gallen只好硬著頭皮去嘗試,沒想到一試就成功,滅星者戰艦真的不受控制的直往星球表面墜落、撞毀在工廠上。

到了這一刻,Starkiller/Gallen再也不會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掌握自己的命運,從工廠廢墟中爬出來的已經是個脫胎換骨的絕地武士。

同時,Proxy竟然也從廢墟裡爬出來,雖然受了些損害但大致功能都還完整,但它很沮喪的表示自己的主程式似乎被無意間刪除了,自己在也不能執行「殺死主人」的任務、只是一團廢鐵了。

看來需要學著決定自己命運的,不只是Starkiller/Gallen而已。


決定要掌握自己命運的Starkiller/Gallen決心背叛自己的師傅,(遊戲的擴充任務中有講到他接著花了點時間跑去過去的絕地聖殿中尋找關於父親的資料,只是這段故事的矛盾點很多就不多談,)所以在下次的匯報中,他謊報自己尚未成功凝聚反抗軍,但如果讓其他人發現自己和維達在暗中聯繫,這一切都會前功盡棄。

維達信了他的話,提醒他「不要讓我等太久」之後就結束通訊。

收到歐嘉納議員邀情的眾人在一個滿是冰天雪地的星球上集會,大家一致同意:如果有像Starkiller/Gallen這樣的絕地領導,並且有Kota大師在旁輔佐,反抗帝國是大有可為的志業。

但就在大家取得一致的結論時,帝國大軍開到他們頭上,破門而入的不只是源源不絕的士兵,還有達斯維達本人。

逮捕了參與會議的眾人時,維達還揭露了Starkiller/Gallen的身分:我達斯維達的學徒。但出乎眾人意料的是,維達接著使用原力向Starkiller/Gallen使出了致命的一擊。

原來這一切、西斯訓練、獵殺絕地、破換帝國基地好取得信任,都是皇帝精心策晃的幌子,為的是要潛伏在暗中對自己不滿的人採取行動好展開獵殺一網打盡。

毫無防備的Starkiller/Gallen被維達的一擊重創,只能倒在雪地中毫無反擊之力,維達正準備要上前在補上一擊時,忽然感受到後背有威脅襲來,轉頭一看發現那不是自己過去的好友和師傅歐比旺嗎?

不!那其實是偽裝成歐比旺的Proxy。沒有戰鬥程式的他現在只是一層淺薄的歐比旺偽裝而已,維達只花了一招就將他擊毀,但在這一招間,Starkiller/Gallen已經消失在雪地裡.....


拖著殘破的腳步回到Rogue Shadow上,Starkiller/Gallen聽到Juno告訴他所有人都被逮捕並且運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她正在使出一切辦法從資料庫中打探線索,但擔心會徒勞無功。

這時候,Starkiller/Gallen開始嘗試冥想,「絕地武士有某種技巧,可以幫助他們看見未來......啊!......我看到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太空站!」

不用多解釋,那太空站正是尚未完工的死星,(嚴格說起來,為了釣出反抗者,死星的施工進步又嚴重落後,)但正因為它尚未完工,所以防禦與監控滿是漏洞,兩人便提起了膽子準備要去營救所有人......

計劃進行的很順利,皇帝的房間就在主砲能源正後方,順著主砲的能源管一路前進就可以找到皇帝所在的位置。

本以為計畫順利勝券在握的西斯師徒兩人正在審問眾人,當眾人準備要慷慨赴義時,Kota忽然感應到原力向他傳遞了一絲希望,「你們還指望什麼?」皇帝才這樣取笑他,下一秒就是警報大響、監視器上出現的是兩人的棄子Starkiller/Gallen的身影,

「消滅他,維達。」在皇帝的指示下,兩個人終於展開了最終的決戰。回歸到光明面的Starkiller力量和技巧都超出維達的想像,(他學到了某種中和西斯黑暗原力的攻擊方式,)所以這場決戰的結果是維達倒下。

看到這結果,皇帝開心的笑著說「很好!殺了他!取代他的位置!和我一起統治銀行系!」想不到皇帝會使出這招的Kota大師擔心Starkiller/Gallen被誘惑,就用肉身攻擊皇帝,想當然沒兩下就被打倒並被皇帝使用西斯閃電不停的折磨。

這時,Starkiller/Gallen必須要做出抉擇,是要順從自己體內的憎恨去了結維達,還是前去營救Kota大師...但我們都知道真正在做選擇的其實是手握操縱器的玩家,Starkiller/Gallen只是個玩偶而已,被維達操縱或被玩家操縱,這從不是他能夠選擇的可悲命運....又離題了!


選擇了光明面的Starkiller/Gallen拋下維達轉而攻擊皇帝,沒親身領教過Starkiller/Gallen的新力量和新技巧的皇帝竟然不敵而最終落敗。

倒在地上的他完全沒有輸家的沮喪,反而得意的引誘Starkiller/Gallen給自己最後致命的一擊,「太好了!快點動手!這是你的命運!取代我統治整個銀行系!」被維達使用黑暗面的誘惑玩弄了一生的Starkiller/Gallen這時怒火高漲,但Kota大師趕緊從他背後安撫他、提醒他「要是真的殺了他,你一輩子都擺脫不了黑暗面。」

聽從了Kota的指引,Starkiller/Gallen壓下怒火收起光劍,但(就像當年誘惑安納金墮入黑暗面一樣)根本還保有餘力的皇帝看到自己的陰謀不成功,就再次使用原力打到了Kota大師。

而且皇帝不但保有餘力,維達這時也重新站起來,呼喚來大量的士兵準備包圍眾人。

幸運的是,Juno駕著Roguse Shadow趕到...雖然理論上來說這裡應該是死星的最深處,太空船是不可能進來才對,但這是遊戲、一切都是為了娛樂手握操縱器的玩家......又離題了!

眼看要毫髮無傷地離開這地方是不可能的事,Starkiller便擋在皇帝和眾人間硬用自己的原力擋下了皇帝所有的原力攻擊,最後雙方力量的激盪摧毀了整個房間,也讓眾人有機會逃到Rogue Shadow。


「他死了!」看著Starkiller/Gallen的屍體,維達只有這淡淡的一句話,但皇帝可不同,「對!而且他的死會鼓舞許多人!許多想要反抗我們的人!就因為你一時的心軟沒有從頭到尾都使出全力!」

維達聽了沒有任何反駁........

另一頭,搭上Rogue Shadow的眾人逃到了武技族居住地Kashyyyk星上,在那裏大家持續原本的決議:反抗軍成立!要以Gallen的精神(和Marek家族的家徽)為旗幟號召更多人反抗帝國。

在會議室外,Juno一個人看著月亮無聲地替Starkiller/Gallen哀悼,Kota大師走過來本想要安慰她,但她卻搶先一步問:「你一直都知道他是維達的徒弟吧?如果知道,為什麼還要幫助我們呢?」

Kota說:「我在酒吧裡被他叫醒時,我可以感受到他渾身上下都是原力的黑暗面,但最最最深處,卻有一絲非常清晰的光明。」「那是什麼?」「妳啊!」

故事到此結束...

 
但這是一代。隔兩年,這個遊戲推出了續集。所以Starkiller/Gallen的冒險還沒結束(?)。





另外,如果選擇黑暗面不去營救Kota大師而繼續追殺維達,最終會成功殺死維達(但失去使用新技巧的能力),然後在皇帝請Starkiller/Gallen殺死Kota大師、成為自己的學徒時,Starkiller/Gallen選擇把光劍揮向皇帝。

但皇帝早已經預料到、並且拿出光劍擋下Starkiller/Gallen的攻擊了,「你出賣了所有人,你師父,反抗軍,憑什麼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不會出賣我?」

一旦有光劍在手,Starkiller/Gallen完全不是皇帝的對手,只花了三兩下就被擊倒,這時他才注意到眾人早已經被處決,大勢已去。

按照計畫,這時趕來接應眾人的Rogue Shadow出現在皇帝的房間外,但被皇帝使用原力捕捉到,並且被導引來摔落在Starkiller/Gallen身上。

但Starkiller/Gallen沒死,等到他再次甦醒,發現自己竟然被綁在手術台上,正被一步一步的改造成半人半機器,就像當年的達斯維達一樣!

皇帝這時走過來,向他宣告皇帝的計畫跟想法,「你會取代達斯維達,當我的學徒,但這是在我找到比你更優秀的人以前,到時候你的命運就會跟達斯維達一樣...我的學徒。」


這個黑暗面結局延伸出兩個資料片。一是後來另外有人成立了反抗軍並且竊取了死星的設計圖,代替達斯維達追回這張設計圖的Starkiller/Gallen追著兩台機器人來到了塔圖因。

但毫無頭緒的他只能先去尋找賈霸探問資料,本來想要獅子大開口的賈霸卻管不住旁邊的禮儀機器人多嘴而洩漏了伊娃族曾經來兜售兩台新找到的機械人。眼看買賣不成的賈霸決定把Starkiller/Gallen丟到地牢,接著就是一路殺出地牢、在機棚內和波巴費特展開一場死鬥,然後找了艘船去找伊娃族追討那兩台機器人......但一路上只追到眾人的影子,最後是在千年鷹號的機棚內看到兩台機器人登上了千年鷹號。

正想要上前時,歐比旺從一旁走了出來。這次不是Proxy的偽裝,而是貨真價實的歐比旺。

兩人接著展開了死戰,歐比旺一如正傳中一樣,選擇在決鬥途中化為絕地英靈(但其實是被Starkiller/Gallen丟進千年鷹號的引擎裡),然後繼續用英靈的型態戰鬥.......

總之千年鷹號成功逃離,地圖成功回到反抗軍手中,死星被摧毀、新一代的絕地英雄路克天行者現身。

新的任務轉為消滅這個新英雄,地點是霍克斯星。(就是帝國大反擊的開頭。)

地面上,兩軍交戰如火如荼,Starkiller/Gallen則是選擇從地底下的地洞鑽進反抗軍基地。

最後再次地又看到了千年鷹號,還有守在千年鷹號前的天行者路克,「終於,天行者路克,我會殺了你,就像我殺了你父親一樣。」「不!我父親是個絕地武士,殺了他的人是達斯維達。」「是嗎?你不知道維達是你父親嗎?「不!「想要拯救你的朋友、讓他們安然脫離這裡,你只有一條選擇,投入黑暗面...成為我的學徒!」

故事最後,路克同樣使出了紅色的原力閃電擋下了Starkiller/Gallen的攻擊、成功掩護了千年鷹號離開,當他恢復了力氣再次抬起頭來,瞳孔閃爍的是邪惡的光芒,而且說了句「遵命!師傅!」

(結果資料片一反「黑暗選擇」的悲慘結局,最終Starkiller/Gallen還是成功地打破了被奴役的局面,並且打敗了皇帝。頗有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