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銀翼殺手2049】從性愛機器人思考孤獨與焦慮的本質

在歐美,有經濟學家親口證實了:當選擇同一個職務時,男女收入差異低於1%。──但該名經濟學家又但書:造成女性選擇收入較差的職務,原因可能還是來自於性別歧視。

但他花了很多篇幅說明前面的結論,卻不去論證後面的說法,完全只是種推論。各位應該懂.......「不加上這個但書,他大概會被女性主義者吊死在樹上。」


大家可能不曉得,有種被稱為「MRA」的社群團體早已經宣揚這個事實很多年。其實早在2008年以前,美國政府的統計數據就已經宣稱「同工不同酬」在絕大多數(美國內)的文明社會中已經絕跡,導致女性收入偏低的原因跟歧視無關。但直到前陣子......至少我在2017年上半的文章中宣揚MRA理念時,網路上還有一堆所謂「基進派」女性主義者到處聲稱「如何破除MRA無恥的『同工不同酬現象不存在』謊言」,甚至還有人對著我的文章說:你不知道MRA都是些白人至上主義者嗎?

對此,我只能祭已「呵呵」、願這些人的愚昧、偏見、和中二有天會反噬他們(不要在出來危害世人了)。


為什麼要提男女收入差異?

因為傳統的女性主義偏見/謬論中認為:男人需要用金錢奴役女人,所以他們強迫社會給付男女勞動的酬勞時立下不同的標準,好讓男人可以保有這個優勢。像...同樣在礦坑工作,男人收入就是比較高,(這是為了方便礦工回家好用金錢奴役老婆,而不是因為男人的產值比較高,)像(前陣子在台灣發生的實例)...同樣在化工廠工作,男操作員時薪就是比較高,(這是為了方便操作員回家好用金錢奴役老婆,而不是因為公司有規定:危險的工作都指定男操作員負責。)

也就是說:如果男人並沒有比較高的收入,那「男人需要用金錢奴役女人」這樣的推論自然就不成立!

但事實是:大家的直觀或經驗法則都知道,有很多男人在用金錢奴役女人。

如此一來,這個結論到底有什麼好爭論的?因為,一樣有很多女人在用性奴役男人。

也就是說「男女中很大的比例,都在互相用著對自己有利的條件企圖去奴役彼此。」此乃人性基本法則!如果這種法則的象徵著一種邪惡,那人本邪惡──注意!邪惡的是「人」,而不是「人性」。因為人性存在是為了「捍衛」人的自身,(就形而上學,或宗教觀點來說,這話有可能會反過來,但這無法被論證。)

所以如果人性的基本目的是邪惡的,也就是說人的存在必須要建立在邪惡之上。那我們就不應該追求真善美,而是要追求邪惡才對。

但人本是中性的東西,是善?是惡?...是每個人個別的自由選擇才對!

(不太懂為什麼這麼基本的道理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懂,讀了女性主義或某些厭世的哲學思想後,就喜歡整天把「父權邪惡」、「人類邪惡」、「國民黨該死」掛在嘴邊.......)




K是否愛Joe?或只是把Joe當成一個自己花錢買來、會和自己進行複雜互動的物品一樣關愛?(如果是後者,那K對Joe的感覺恐怕只能說是一種戀物癖,但對Joe來說,K則是用金錢奴役自己的父權壓迫者。)

我的想法是:K確實因為Joe的鼓舞而選擇挺身追尋自己那「恍如幻影般的童年回憶」,最後讓他有機會擺脫一個不被他人視為人類、就連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看待自己的命運和生活。

如果K是這個時代芸芸眾生的縮影,那「我們渺小卑微地存在著,日復一日的工作、滿足體系或頂頭權力的指示,為了只是換得存在的權力」這樣的生活本身就是種孤獨與焦慮。


所以K擁有Joe嗎?或這是段兩者共有平等地位的關係?

其實絕大多數人,不分男女,對他人渴求的並不是權力慾或支配慾的實現和滿足,而是種因為對自身渺小、或前途命運茫然未決所產生的孤獨和焦慮,只有在受到外在的刺激,例如溝通、關愛、鼓舞...才能夠解決。(請不要再說「男人只想著支配與破壞」。)

但不是所有來自他人的溝通、關愛、鼓舞...都會有效。那個人可能需要是生育自己的父母,或是自己欽慕信賴的智者,或是有深厚情感歷史的友人,甚至就是有情慾交流的男女。

所以,不管是用金錢支配、或用性支配,就理想上、理性上,都不是見可以被姑息、被笑著說「這是個人自由」的事。(它絕對不是中性的。)


性愛機器人?

如果市面上即將可能會出現的性愛機器人,具有鼓舞使用者的功用,刺激這個人去追求更好的人際關係、更有自信的交流方式、更積極(但又不焦慮)的實現自己的夢想、驗證自己的理念......

那我想性愛機器人是種好事。

但,我們都知道那不可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