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燃燒的夜晚 Burning Bright】人性最真實殘酷的聲音?停止縱容不理性的情緒勒索或貼標籤恐嚇?



劇情簡介:母親自殺後,留下一對即將上大學的姊姊和有亞斯伯格症的八歲弟弟,姊姊本以為可以用母親的遺產將弟弟交給專業機構照顧,自己則是要靠獎學金去念書,但繼父竟然聲稱遺囑無效後不經過她同意就把錢領出來買了隻孟加拉老虎;眼看錢已經要不回來,姊姊只能無奈地帶著弟弟返回家中過夜順便躲避登陸的颶風,沒想到姊姊隔天早上醒來,只看到繼父留下的字條,和頂著飢腸轆轆在家中大搖大擺的孟加拉老虎。



電影本身不算非常流暢,以尋求刺激驚悚的電影來說,它的賣點就是看姊弟怎麼在狹小的屋子中不停尋找一個又一個的藏身處好躲過老虎的狩獵。但其實小屋能變的把戲非常有限,就跟老虎的能耐一樣,那畢竟不是什麼超級異形怪物,只是種單純靠著保護色、體能、和視力狩獵的天然猛獸,屋子大了、機關多了,刺激感就少了。

但老虎不是電腦動畫製作,電影也沒有太多深奧的意境,算是誠意與創意十足的野獸災難片。(【暗夜獵殺】之後好像就沒看過這樣的電影了,除了不太討喜的【嗜血灰熊】之外。)

這部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它的故事背景是「颶風」來襲,但其實從頭到尾絕少有關於颶風的場景,因為整棟房子都被密閉起來,即使有縫隙也故意不拍主角透過縫隙所看到的外部景象。

好吧,說出來其實就沒哪麼有趣,只是普通有趣而已。

另一個有趣的點是:即使是親姊姊也經常看著弟弟、腦中冒出各種殘酷的念頭,甚至做出「我應該要丟下弟弟」的舉動,我們怎麼能夠怪繼父這樣說服自己「這是解決人生困境的辦法」呢?

年輕人總覺得自己前途大好、還有青春可以揮霍跟努力,但成人很難鼓起勇氣去選擇那條艱苦的路,(對!我在說「那些做出艱苦選擇的人其實只是給自己找理由不去冒險跟努力而已」。)

但我真正想說的是.......

現實畢竟不是電影,第一時間就把弱者推出去餵怪獸的人一定沒有能力熬過下一波危機,但凡事都有個極限、都有「即使推別人出去也無法保命」的狀況。

當別人(或眾人)的生命或人生正面臨著「破產萬劫不復」、「被老虎吃掉」、或「社會經濟崩潰無力再持續建設」的危機時,看到那些有各種怪異症頭(例如本片的亞斯伯格症)的巨嬰們還只知道堅持著「我要這時候吃飯」、「我要這時候看電視」、「我不想被碰」、「我被冒犯了」、「請使用我認知的性別稱呼我」、「性行為全程請徵得我(女人限定)的同意」這類「不遵從/不認同就是好可惡」的事情時,真的有種想要把那些人就這樣推給老虎、請老虎慢慢享用的衝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