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老娘叫譚雅I, Tonya】優雅的技巧與粗暴的天性

這是個有著優雅的技巧與粗暴天性的女人。這很尋常,就好像男人也會有陰柔特質一樣,女人也會有粗暴的天性、或擅長做技巧粗暴的事情。

不同的是關於「粗暴的天性」,大家或許會說「那是因為她的家庭背景環境不好」......

但如果家暴的男人被發現有個家暴的父親,大家會優先認為「那是因為他的家庭背景環境不好」,還是「他有著粗暴的天性」呢?(除非這個男人是黑人吧!如果這個人是白人或外省人.....就有戲了。)

出身優渥環境、受過完整教育的男人不少一樣會家暴,他們只是被制約過、訓練過,懂得用比較文明的方式裝飾自己的野蠻行為罷了!

原始文明的藝術成就不論是在音樂、繪畫、服裝、甚至是文學上,並不會收給先進文明,我想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這是個講述因為出身不好、沒學過怎麼良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脾氣、又碰到了環境非常的八股重視門面而導致天分不被肯定的悲劇女人,還是在展現人們怎麼樣因為她的性別而錯謬的評價她?

不管是過往因為她的叛逆而認定她一定有涉入前夫的犯罪?

或是現在因為她的性別就認為她一定是父權體系冷酷封閉自私的犧牲品?

控制自己的情緒不難,成熟、且識時務的理解對著裁判罵髒話一點幫助也沒有...更是容易。

為什麼大家懂得這樣要求男性,但碰到女人就通通轉彎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