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帶來末日的女孩】毀滅世界來保存理性/進化的契機

乍看之下,很像2016年相當轟動的電玩遊戲【最後生還者 The last of us】,不管是故事的視覺風格(用動畫構築的末日廢墟有濃濃的電玩動畫味,反而不太像電影),還是劇情要素(被真菌感染的殭屍)。
但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看完【羅根】(聽到片尾曲時)的感慨又浮現了...

生命的常態/真理是:絕大多數的個體存在的目的就是死去,然後在死前盡可能的探索自己(DNA)所具有的可能性,藉由展現可能性來決定誰(的DNA)有資格被延續下去。

在大人眼中是被邪惡寄生的小孩,到了電影結尾瞬間被賦予了完全不同的觀點。──凡是(殭屍)沉迷於物質文化、(軍人)窩縮在集體意識中、(科學家)用冠冕堂皇的大愛偽裝自己的怯懦自私悲傷、又無法抵抗這種殭屍疾病的,竟然皆是注定要被淘汰的舊物種!──觀眾就好像在思考「薛丁格的貓」這個題目一樣,以為熟知的答案與哲學論點在這部電影面前一點意義也沒有!

但電影並不是主張新一代有抵抗力的人類比較優秀,──批判或唾棄世俗主流文明並不是它的本意,──只是他們象徵的是個全新的機會,就類似一種洗牌、線上遊戲人物打掉重練。就好像聖經創世紀中所描述的大洪水、或啟示錄中的天譴........目的上比較像是前者,概念上卻是後者,「沒人能預料它何時會發生,或發生時真正會發生些什麼事。」


潔瑪雅特頓飾演的女軍官算是本片的一大亮點。

她的體格高佻、但完全不纖細,甚至可以說相當精壯結實,演起軍官不需要刻意賣弄鍛鍊出來的肌肉就相當有說服力。(再加上天生有點娃娃音的嗓子,其實要演出性感腳色是很吃力的!但她就是成功的在【量子危機】或【波斯王子:時之沙】裡頭站了一個要角。尤其是【時之沙】,看似端莊優雅的公主到了沙漠裡頭忽然可以無底限的耍潑辣耍刁蠻.......她真的是個實力派演員。)

劇中她所扮演的腳色流漏的哀傷,在我看來是本片的基礎:這不是個講述我們所熟悉的人性與文化如何被保存、被拯救的故事,而是(說服自己)只能無奈地放手、任由命運決定下一代的方向的故事。

反觀葛倫克蘿絲在本片的演出就比較平實穩重(普通)。

挺奇妙的安排。(但或許是導演刻意「低估」了科學家自以為的熱血情操,不想要讓觀眾從中獲得太多的鼓舞而去認同這個腳色。也許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