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通靈神探】一層又一層的挑戰猜想式道德議題的虛無

火車難題,俗人大多以為這個題目的目的在於考驗人們如何想像出一個解答、然後繼而想像出新的限制去讓這個解答失效....直到其中一方無法再帶出新的解答(因為這一切的限制讓情況變得無解),或無法再加上新的限制(除非要讓之前加上的限制矛盾、否則解答必然會成功)。

但其實這個難題只是想要讓眾人去體會和刺激人們有那個契機去想像「完美的追尋正義」是件多徒勞無功的事。

每次有警察執法過當的「爭議」時,就會有人質疑警察的操守與能力,另一邊自然就會跳出來質疑講話的人「從未站在警察的角度思考事情」,──但這樣的質疑也忽略了小老百姓在面對這種事情時的立場.......「你怎麼能夠期望我們就這樣接受這種事情發生呢?」


這部電影一口氣挑戰了無數個道德猜想議題。

例如死刑,「如果遭遇這種事情的是你女兒,你還會這樣想嗎?」(這話其實是死刑支持者經常用來攻擊廢除死刑支持者時所用的話術,好笑的是在電影中,講出這話的人立刻道歉、立刻表示自己後悔說出這種話,但現實中在死刑議題的攻訐上,講出這話的人自得意滿自以為很有深度修養見識甚至道德高度........但其實他們根本粗鄙沒有修養、擅自放大自己的情緒反應。)

例如上帝是什麼。「我不是要扮演上帝,我可不欣賞牠的作為。」(從宗教符號的觀點來看,柯林法洛飾演的殺人魔已經超越了「人」的範疇,真的進入了魔鬼的領域。到了這一刻,電影從犯罪鬥志忽然轉為神魔對決.......挺奇妙的。)

 例如安樂死與人對待生命尊嚴的方式。

又例如人真的有全知全能的權力與資格嗎?你希望當個能夠精準預知未來到如此地步的人嗎?如果未來可以被這樣預知,這一切的意義又何在?........不過這都是老掉牙了!只是第一次看到有電影可以這麼巧妙地一口氣把這些議題通通擺在一部電影中。



可惜安東尼霍普金斯的演出就是那樣。總是一副老謀深算、隨時都在細細品味的眼前事物的美醜好壞的超然度外(假掰)...就是因為這原因,所以我不喜歡【沉默的羔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