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三太子顯靈 (這篇文算是暑假作業)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則校園怪譚,叫做『三太子顯靈』。

要先聲明,這是真人真事,雖然某些部分記憶已經沒那麼鮮明,或是因為個人主觀感受,所以在描繪上會失真誇大,但基本上......是真人真事。

故事就發生在我青少年時期所就讀的私立寄宿學校,不要聽到寄宿學校,就以為這是什麼豪華學院,一堆貴公子穿著豪服在校舍裡,操弄著學生秘密集會,整天都在和幹部們商量計畫著什麼驚天動地的對抗校方計畫......

不!差遠了!我在這只要隨便舉一件事情,各位讀者的幻想都會徹底破滅到無從補救的地步。

首先,這所學校的學費絕對很豪華,可是教室很擁擠,教學設備很精簡,當時一座室內籃球場就可以佔了宣傳文宣廣告很大的版面;宿舍四處都飄散著噁心的黴味,十個人共用一間寢室,廁所小便池經常堵塞、沖大號時經常水壓不足;餐廳供應的三餐簡陋到讓人難以下嚥,如果品質不差,則量絕對少到讓人吃不飽,用餐時間更是短,早餐二十分鐘、午餐三十分鐘、晚餐一個小時含盥洗,校方寧可看到學生蹲在操場上打蚊子,或是關在教室內自修,也不肯在這方面多體貼一下學生。

一天自由活動的時間,扣掉一個禮拜兩小時的體育課還有固定的十分鐘下課時間,就只有下午晚餐時段的一個半小時,和就寢前的二十五分鐘。其餘時間,上課、自修、出公差、在各棟校舍之間穿梭趕時間......因為學校蓋在山坡上,從宿舍或餐廳穿越操場和山坡走道,至少要五到十分鐘才能進入教室區,從入口走到教室,又要三到五分鐘。

時間很少嗎?其實一點都不少!因為學生們根本沒事情作。除了教科書以外,幾乎所有有趣的書本都是違禁品,圖書陳列室只有半間教室大小,但是管理員的辦公桌就佔掉了三分之一面積,除了每日下午五點交誼廳的電視會開放半小時以外,(撥放的還是卡通,)根本沒有額外的娛樂,或是知道外界消息的管道,就連公共電話都只有五台,還經常故障。

回到宿舍,每個人除了一張床、一張桌椅、一格簡單的衣櫃外,什麼都沒有,每個人會分到一個簡單的制式臉盆、鋼杯,毛巾、牙刷、盥洗用品則沒有固定要求,臉盆要擺在固定「位置」,那「位置」上會被用油漆塗上一個環,枕頭除了就寢的十點半以後,都要擺在固定「位置」,──相信我,就算不用油七,也有別的方法作出精確定位,棉被要折出稜角......像塊豆腐,以上要求,都要在六點到六點十五分之間完成,作不好、或不能準時起床完成這些動作,男生會被要求站在寢室門口罰站,女生......不好意思,我沒關心過。沒人會關心某些學生為何作不好某些要求,不管是有睡眠障礙、失眠、體能狀況不佳......甚至棉被可能根本折不出稜角!

講太多了!再講下去,讀者大概會已為我在鬼扯騙人,「怎麼可能有人會把子女送到這種地方唸書?」事實是,會被送到這的所學校的學生,通常都是兩種極端因素。一是學生本身有品格行為上的缺失過錯,例如某某國三忽然轉進來的男同學,據說把三個女高中的肚子給搞大了......種種,二是像我這樣,父母親因為校方某種花言巧語和誇大不實的宣傳,以為這種將外界誘惑徹底隔絕開、整天都在精確規律管理下的生活,會是年輕人最需要的教養方式。(相信我,我母親在十年後為此後悔不以。)

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例如這所學校是由某個佛教非營利性法人組織所辦,校區更是直接位於某座大寺廟的內部......所以篤信佛教、道教的鄉下地方,只要負擔的起學費的家庭,都會樂意把子女送到這裡。『三太子顯靈』事件的背景就是如此。

我入學的這一屆,全學年六班中,有三個同學家中是「開神壇」的。家人的生計和廟綁在一起,在台灣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家中長輩有當廟公廟祝的,在我的同學中更是不少,可是「開神壇」就是個比較專門的用詞,意思是說家中有人在當乩童,而且這些同學也學到了點起壇迎神的把戲,否則不值得一提;身懷這種異能的學生幾乎是這所學校每屆新生的必備份子,靈驗一點、神通本事大一點的同學,幾乎還會成為學生公物,享有學生之間的特權,但也有特別的義務。



至於說起要起壇,那就表示要有香、有爐、有鮮花、有三牲素果、有神明喜愛的禮物......這些幾乎都是違禁品。如果要起壇,弄到這些東西就是大功夫。

幸好,校長室中有花瓶,校長每日都會帶新花來,直到我這一屆畢業以前,她一直都很疑惑,為何每天都有學生定時幫她把花瓶中的舊花處理掉。

香跟爐?去宿舍的大佛堂「借」。

三牲?素果?我母親總愛塞一堆水果進我的行李中,好讓我帶到學校補充營養,所以素果由我提供。而餐廳經常會在前日就將隔日需要的肉類食品冷凍起來,某位早已經畢業了的學長不知從何管道偷到了廚房鑰匙,並且代代相傳,從那屆開始,想擺壇的同學們經常利用就寢睡前二十五分鐘,摸進廚房、打開冰箱,抓著還結滿了霜的豬肉、雞蛋、和魚回到宿舍。

到此為止,可以說萬事接備,只欠東風──或說是起壇請神的理由。

年輕人不像成年人或老人,總愛抱怨自己倒楣,尤其這是個封閉的小校園,不管誰誰誰發生了什麼衰事,總愛逞強裝好漢,刻意表現「這對我來說只是小意思」,所以收驚、改運這類的事很少見。

起壇,幾乎都是為了一個理由:考試。



雖然教育部三申五令,要求不論公私立學校都要常態編班,但就連官員都要求子女就讀的學校能力分班,這所封閉在寺廟大門裡的學校更不可能理會這種規定。

所以這所學校裡的規定如下:每學期最後一次期末考同時也是能力審核標準,全年及接受同一份試題測驗,成績良好就分配進優等班,成績不佳就分配進普通班,所謂優等班和普通班不只是名稱不同,就連教室位置也明顯不同,是在日曬少的一側,分配到的宿舍也不同,味道較好、桌椅較新,而且每日晚自習時段前一個小時,也就是六點半到七點半,只有優等班的學生可以使用「師長個別指導時間」,最粗重、最討人厭的公差通常也不會找上優等班,例如打掃寺廟、搬教具、......

這有什麼好大不了的?也許有人會這樣說。

可是別忘了這所學校幾乎是半個監獄,就算當兵出公差也還有榮譽假可以放,可是在這所學校,學生付出勞力是義務,要學校為學生多付出點什麼卻是種奢侈的罪惡......我們永遠搞不懂學校是真的沒錢?還是不願意這樣做。

在這種環境下,能夠「少工作」和「多分配到點校方關愛的眼神」,對學生們來說幾乎是無上的享受和榮耀。

到此為止,只是想讓各位讀者了解,在這所學校裡,期末考真的是件很很嚴肅、又讓每個人都認真到不行的一件事。



話說,一年級下學期即將結束,有幾位學生從普通班升進優等班,據說因為他們都在開壇時另外求問了些關於考題的事,──雖然事後得知這是謠言,可是當下同學們都信以為真,紛紛要求三位乩童們考前一個禮拜夜夜開壇,務求徹底攻略整場考試。

三位乩童照辦了,一年級的學生們都在慶幸學長們竟然願意讓步,讓他們獨占公物的使用權,可是隨著考試時間逼近,也就沒人有心思去討論學長們讓步的原因。

「神來了沒?」「還沒!還沒!」「神來了沒?」「還沒!還沒!」「神到底來不來?」「多等一下!多等一下!」「來晚了,供品就少喔!」......雖然他們口中操的是台語,可是我總是很好奇:「開壇起乩是這麼搞法嗎?」離開學校以後,我就在也沒機會去見識其他神壇的運作方式,但當時看到確實是如此。

「來者何神啊!」聽到這話,就表示乩童成功請到神上身,旁邊排隊等著「聽考題」的同學們都會立刻全神貫注。話說,乩童講話都是口齒不清,不可能真的從他們口中聽見考題,必須要將考題預先寫好,然後讓乩童選出會考的那一份,所以那些負責「聽考題」的同學,其實是負責篩選題目的同學。

就這樣,邊寫邊篩選,搞了一個禮拜後,由三個乩童親授指點過的考題,馬上傳遍普通班的學生之間。我們這些績優班的學生很明顯的是被刻意排擠,大部分的人都拿不到這份考題,只有偶爾幾個交遊廣博的學生可以拿到片段考題。說來也奇怪,當時我儘管成績在被篩選剔除的邊緣,卻對這份考題無論如何就是不感興趣。

反正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普通班的不少人經常找到機會就來對著績優班嗆聲。嗆啥?我沒仔細聽,當時大部分課餘的時間都在對著窗戶外的山坡風景發呆。



距離學期結束也不過短短三四天,第三天考試結束的下午,同學們都立刻打包好行李,跳上返家的交通車準備迎接暑假。

暑假對私立學校的學生來說是很短的,兩個禮拜之後,就要回到學校接受暑期輔導。

聽說現在的私校學生依舊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反正,學生都是等暑期輔導開始後,才會收到期末考成績單。

兩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了,暑期輔導開始第一天晚上,大家紛紛發現三個乩童都沒出現在返校行列中,所以大家開始議論起來了。

「該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別胡扯,哪有龍王廟被大水沖走的事,就算要淹水,龍王也該通知廟公一聲吧?」大家能夠想到的可能性實在很少,聽說完全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某個學生問起了開壇時人在現場的同學:「他們到底請到了哪些神啊?」


「三太子。」「三太子。」「三太子。」

通通都是三太子。

那就表示三太子有三個,不只這所學校請到了三個三太子,廟門隔壁小路盡頭也有間野廟,每晚都有三太子光顧,我家對面的巷子裡也有專請三太子的神壇,聽說那神壇裡的前一個乩童跟著兒子搬到美國去後,還是繼續起壇請三太子。

每次想到這件事,我就有一身的雞皮疙瘩掉落。



那次期末考,校方訝異普通班學生升等的比例異常的低,那三位乩童從此以後也沒有再回到學校來。

下個學期新生又有新生進來,但是乩童們的地位明顯降格許多,如果開口問起:「你們家專請什麼神?」誰敢說起「三太子」三個字,保證被學長們請到廁所餵一頓揍。

再沒多久,興過一陣子的牒仙,可是又因為某件事,導致全體牒仙失靈,但那是另一件故事了。

3 則留言:

Cyber Runner 提到...


一次三個
那很刺激呀
不知道有沒有人說過只有三個遭秧算是幸運的呢?

CITYWALKER 提到...

痾...

我的重點在搞笑跟諷刺

不是真的在講鬼故事啊

smallghosta 提到...

那你為何雞皮疙瘩掉滿地?
不過真是可怕的學校
你爸媽的想法還真奇怪
一般的父母不會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