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藏身處】誰會想相信上帝?

1.

對於女主角的遭遇,如果上帝存在、或是個善良的上帝、或至少有那麼一點對信徒與自己創造物負起責任的打算,那她就不會接二連三的失去丈夫、公公、父親、弟弟、女兒......

(這不算劇透!我要強調這不算劇透!)

特別是,當一切的根源都是「相信神的人」要處罰「不信神的人」所設下的陷阱。



2.

人隨時會死,不會有年齡性別職業的差別,如果相信上帝、或相信某種東西‧真的是這麼重要,最好趁現在,而不是死亡的威脅臨頭才開始跟上。


【1或2或以上皆非,這片到底想說什麼?導演到底想表達什麼?】


看電影,最討厭看到這種電影。

不是因為它難看、它濫、它沒內容,而是因為觀賞的過程有點近乎尷尬的氣氛。

全片整體結構不落俗套,但又處處是借鏡自其他電影的痕跡,題材明顯就是來自【致命ID】,(特別是海報上都註名了【致命ID】編劇群,)【大法師】?絕對有,而且質感還好一級,【七夜怪談】?太明顯了,基本上可以說是把兩部電影均勻的攪拌。

運鏡?相當低沉、冷硬,光是用鏡頭,不需要演員多做任何表現,故事就已經開始、進行、一步步發展。尤其是鏡頭不斷的在鏡子/攝影機、實景之間盤旋切換,這樣的效果可以說前所未見。

演員?朱利安摩爾的演技是不可以被挑剔的,她挑片的品味也是不可以被挑剔的,她若選擇了要用「這種方法」全是這個角色,閉嘴安靜欣賞電影是唯一「合法」的選擇。(但這不表示她的演出讓我很欣賞,尤其看到一個曾經也在【進化特區】這類的電影中賣弄性感魅力的A級女演員,臉頰鬆垂、老人斑開始攻佔皮膚、胸前的激突除了表示「這女演員很敬業」已外就一點功用也沒有,真的讓人看了不是很舒服,儘管在關鍵時刻她的演技還是重點。)



那這片到底尷尬在哪?

首先,這是恐怖片吧?......一點都不恐怖!如果沒有那「突然」切入畫面的黑影和音效,這片真的一點都不恐怖。

即使單看它所使用的黑影與音效,也相當落時老舊,讓我看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對旁邊的人說:「什麼年代了,還在用這些手法嚇人?」

其次,這片的劇情有很多矛盾與瑕疵之處。例如一開始那嚴謹的心理學背景,到了後半段消失無蹤,──用【七夜怪談】來說明,大概就是女主角把帶子拿給自己前夫看過以後。

最後,導演似乎是因為第一次執導演桶,所以有點迷失在這種在「拍片現場和電影院中」才存在的「至高無上之權力」中。身為觀眾,不論多麼有主見、理性思緒多清晰,一旦「坐」上椅子、影片開始撥放,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是被導演牽著鼻子走的,不管導演企圖把我們導向什麼地方,十有八九都會是導演獲勝,──前提是這個導演的基本功力要及格、或別去挑戰自己駕馭不來的題材和觀點。

(有些觀眾其實根本沒有「坐」在椅子上,他們根本沒有要觀看電影的心理準備或企圖,打發時間?陪伴家人朋友?都有可能。)

拿到這種權力時,有人會謙虛的「客氣一點、友善一點、盡可能增加自己的親合力」,或至少會「將自己偽裝成怪胎異類」,但這部片的導演很明顯的只管拼命在電影中填塞自己的奇思異想,遇到劇情不合理或觀點不周嚴之處,就一律使用戲劇張力來解決。

有一種很不被尊重的感覺。

有一種被強迫洗腦的感覺。

有一種......純粹的不舒服。

2 則留言:

紫色冷光 提到...

女主角的丈夫早死了,看帶子的是她弟弟,拜託,你真的有看懂嗎?

CITYWALKER 提到...

你有搞懂我的重點在"上帝"嗎?

算了 大概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