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德,絕對比能力重要!

【看過「一騎當神」的回應文章後,我重新修改檢討了一些內容用字,基本架構沒變。】

我在「一騎當神」的部落格上看到他引用了一篇新聞並發表評論。新聞如下,評論可以去他的網頁看看。

王建煊談品德 學生夢周公
更新日期:2009/06/21 13:54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監察院長王建煊今天(21日)應邀出席實踐大學的畢業典禮,他熱烈響應教育部推廣的「有品運動」,在台上大談「品德」的重要性,不過學生們可能太累了,王建煊20多分鐘的演講,有人去夢周公了。

一向以高道德標準自居的王建煊,響應「有品運動」,對著台下急著找頭路的畢業生們大談「品德」對工作的重要性。王建煊表示,「當老闆覺得你的品德很好,這個品德好好好,最後在老闆(印象)當中,他有一句話,他來形容你,說這個張小姐或這個張先生,非常可靠。……」

既然品德這麼重要,那麼政府要花12億推動「有品運動」值得嗎?對此,王建煊表示,「能不能夠用錢來說,花很多錢就一定可以有好的品德教育,因為品德教育你要有很多宣導的工作,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以身作則。」

既然錢要花在刀口上,演講倒是個低成本的方法,只是講了20多鐘,台下部分學生已經睡著了,看來王院長希望政府省錢的同時,自己的演講內容也得像迷你裙一樣,才有效果啊。(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吳采妮、柯俊丞)




我的看法是什麼,標題已經講的很清楚了,但是...為什麼?

凡是都有個為什麼,就看人有沒有那個決心、毅力、與能力去追尋罷了。

基本上,我認為「一騎當神」,或是很多認為「把品德看那麼重是很迂腐的表現」的人,基本上都犯了一個錯。

到底什麼是品德?



照例,我不想把話講太明、太直,一定都要繞一個大彎,這篇文章也不能力外。(真是失眠的好處。)

請問:外表的美貌在男女交往中應該扮演重要的關鍵嗎?

一聽到外表兩個字,大家心中浮現的畫面,就決定了這個人的格調。

我這裡所謂的外表,其實是指:乾不乾淨、整不整齊、有沒有品味......

大家都說楊貴妃是「環肥」,可是我很想知道楊貴妃有胖到就像一支被強迫用雙腳站立起來的蟾蜍嗎?......那種畫面讓人看了很不舒服,怎麼想也知道不可能會讓人有胃口。

女人體型可以傭腫一點,我認為不打緊,因為喜歡此道的男人管那個叫作豐腴。

看上去喜歡、看上去滿意,就等於看上去開心,跟一個看了就開心的人在一起,這不是男女維繫感情墬好的工具/原則嗎?

不懂這點,然後強加解釋了一堆「美的標準,是會隨著時代而改變的......」這些人根本上就無視何謂真正的美。(參考一下【穿著Prada的惡魔】,這部電影可以說是道破這個荒謬現象的標準典範。】



所以...什麼是品德?

就拿「一騎當神」文中的例子來說吧!

熱衷泡夜店搞一夜情、在辦公室大搞不倫戀...請問是不是品德差?

搞一夜情,然後在對方不知不覺間偷拍、然後亂散佈,這才叫品德差。如果真的有人就是需要靠這種浮濫的肉體關係,才可以消解心靈的寂寞,我絕對尊重。

不倫戀...因為今天強制規定一夫一妻制,還把通姦觸法明文化,所以大家才有理由譴責搞不倫戀的人,但實際上....不好意思這麼說,(以下我把範例侷限在已婚男對未婚女,)那只是沒本是搞不倫戀的人,忌妒那些有能力搞不倫戀的人,然後氣憤那些人把魔手伸到自己心儀的對象身上,這甚至有點牽涉到處女情節,認為「不回家糟蹋自己老婆,來這糟蹋我未來(可能)的老婆幹嘛!」...

這些例子雖然用在「一騎當神」的文章中,可以確切的表達他的立場,但事實上這不是「品德差」,只能說是個人形象不好。

(今天,品德是種用來裝是自己個人形象的裝飾品...這是很無奈的事實,無奈到讓我只想點到就好。)



所以...工作能力很重要...可是工作能力的重要性真的凌駕在一切之上嗎?

今天資方、勞方的契約締結關係中,其實一個不會明文寫出來的很大共識,就是「你/妳不會用惡質的手段損及我的權益」。

請問:老闆聘用秘書,是完全以外貌跟能力為優先?還是以這人是否會恰當的完成委託的工作,並且盡到保密義務、不會和競爭對手私下交換利益?

後者其實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共識,就好像大家走在街上,都是以「迎面走來、和跟在我後面的這些人不會莫名其妙拿刀砍我」這類的心理認知為基礎,否則誰敢去逛街?

我們對資方也有這類的期望。安分守己的賺到錢,爲飽一票員工、讓合夥投資人都能有滿意的回收,這叫做正常的老闆,而不是心中想著「我要苛扣員工,逼到他們跳樓;我要故意積欠合作廠商錢;我要把工廠的廢水廢氣直接排掉毒死一堆人;我要做這些事情,我愛作這些事情,能不能賺錢,根本不重要!」(爲了賺錢而作這些事情的人,是另一種情況,這篇文章不討論,問了我也不會回應。)

所以...品德重不重要?當然重要!當勞工擺明了是要偷老闆、搶老闆、吭老闆時,請問能力再好,又有何用?

如果會認為品德不重要,請檢視一下自己對品德的定義為何?


【沒有要攻擊任何人的用意。「一騎當神」的文章其實跟我的論點並沒有太多交集,品德重不重要感覺上並不是他真正的核心,王聖人對職場需求的不切實際與新人的荒謬認知才是他真正要感慨或討論的東西,雖然我們兩人的題目中都有個品德,但我們論述的根本上是不同的東西。

今天就是因為大家對品德的定義錯誤,無端無理的把許多本來是個人自由的行為擴大為品德約束的範疇,所以今天社會上各種攻訐抹黑層出不窮,──如果想要攻訐抹黑一個人,等對方有把柄落在自己手中?...何必呢!只要信口開河的擅自改寫品德定義就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