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短篇】大便的學問

某地,那裡的人有兩種,一是可以反芻自己的大便、讓大便從口中排泄,——也就是俗稱的「用嘴巴拉屎」,另一種人則沒有這種能力。

兩種人原本相安無事,只要別不小心在公共場合展示自己的屬性,基本上不會用嘴巴拉屎的人並不會歧視用嘴巴拉屎的人,會用嘴巴拉屎的人也不會羨慕不會用嘴巴拉屎的人。

直到有一天,某甲走到大庭廣眾之下,興奮的宣佈:「我用嘴巴拉出來的屎,裡面參雜著黃金!」然後當眾吐出參雜著黃金的屎來。

過了幾天,某乙也興奮得在大庭廣眾之下宣佈:「我用嘴巴拉出來的屎,很香很好聞!」然後當眾吐出香氣四溢、餘味十日不會散去的大便。

再過了幾天,某丙舉辦了一場免費食品試吃活動後,興奮的告訴滿意的試吃者,說:「其實﹍﹍你們剛剛吃得,都是我用嘴巴拉出來的大便。」然後也當眾吐出大便、然後用大便烹調出一模一樣的食物﹍﹍更正!這大便只能生吃,而且美味勝過頂級江戶前口為鮪魚壽司。

接著,開始一堆人搶著展示自己奇特的大便。例如看著某丁的大便,竟然會感覺異常開心。例如某戊的大便竟然會讓人有把大便掏錢買回家的衝動。還有某G,竟然可以把自己吃過、看過、聞過、擦過、舔過、踩過的大便,通通轉化成自擠的大便,唯一的問題在於他不會吐大便。

從此之後,某地的生活變樣了。

某己會吐大便,但那只是一般大便,某己之妻和家人就一天到晚譏笑他、咒罵他,「為何你吐的大便那麼普通?那麼沒價值?」當然,某己視線外,跟他有同樣的人,不知有幾千幾百幾萬。

某庚則是一天到晚追著可以吐大便的人,希望他們教會身為普通人的自己——如何吐大便。

某辛家裏的茅廁沒有光線,打從他出生第一天,就沒看過自己的大便,凡是拉出來的,都馬上落入糞坑中,和其他糞便混在一起,有一天他就好奇的打量著那個坑,心想:「誰說一定要用嘴巴吐出來得大便才會與眾不同,不都是大便嗎?也許我的大便也很神奇。」他便把這個跟其他人分享。

某任和癸聽了,就互相約定,交換嘗試彼此的大便,﹍﹍結果﹍﹍那只是普通的大便。

某子、丑、尹、卯聽了,就互相勉勵、到處散佈自己的大便給其他人嘗試。當然,都是普通大便,但是四個人又互相勉勵,「也許只是我們運氣不好,表現失常,只要再接再厲,一定會成功。」然後他們就消失在網路上、遊戲創投界、廣告業、和台客堆中。

吃屎原本是很不光彩的行為,可是有一批人竟然沈迷其中,就被社會稱為「御屎族」。某豬、名學恆,言語乏味、見識粗鄙、且行徑下流無恥到了極點,看準「賣屎」有其大發利市之機會,就跟「賣屎」人串連,首先自稱為「屎神」,然後不停接受電視節目邀約,在節目中鼓吹「吃屎是好事」、「御屎族的消費模式比較有經濟效益」等無恥豬屁言論。



某C,在網路上小聲提醒大家:「不過就是屎啊!有必要那麼著迷嗎?」無意間路過、看過他的發言的人,大概只有以下幾種回應,「一定是自己拉不出屎就嫉妒人家!」「等能吐出屎來之後在批評別人吧!」「你哪位?」﹍﹍至於回應完後,這些人都轉身離開,繼續吃屎去。

3 則留言:

markscat的異想世界 提到...

  呃……感覺上……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什麼……
  簡單的來說,御宅族應該不是御屎族吧?
  不是吧?不是吧?(血淚……

CITYWALKER 提到...

這篇文章,其實主要是感慨「創作是種很難的東西」

我們這些在創作的人,當初會進行創作,其實大都不是因為有利可圖

可是利益卻讓一堆人一窩蜂注意到創作這件事,而且還誤以為「只要掌握技巧,就可以跳進這個環境中還爭奪利益」


我主要是感慨這個


至於御屎族﹍﹍

只要能罵朱xx,我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

再說,我也是御屎族啊!我也在吃屎啊!

作者都這樣罵自己了,何必五味雜陳,還淚奔呢?

記得投票啊!

Luke 提到...

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