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無敵破壞王】從Vanellope von Schweetz身上可以看見階級對立與流動的神話(有雷)

明眼的人會發現:在電玩世界,所謂的好人與壞人,其實是兩種階級。

明確點說,具備了吸引人的特能、行為受人肯定的好人,是社會階層的金字塔頂端。




插個話題:那遊戲世界中,所謂善人與惡人的界線又在哪呢?

世俗膚淺的善惡標準不過是種給無知的人方便、且容易遵守的教條,讓他們省去時時思考、時時疑惑的煩惱,雖然會有很多人因為時境變遷而變得毫無道理的規條受到壓迫、甚至失去生命,但總好過整個文明社會的人整天都在思考著「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之類的問題,然後不工作、不生產、不追求知識、不累積經驗、不探索世界.........

簡單來說,危害整個社會秩序運作跟水準的人,就是惡人。

就好像在遊戲人物的世界中,和藹可親並不夠,努力維持遊戲運轉、讓遊戲受歡迎、讓遊戲長長久久營運下去,才是真正的善。除此以外,並沒有「絕對的惡」!



現實世界中,階級輪動(財富收入的轉移)是很重要的社會制度,因為窮人/底層階級可以靠著生產促進社會進步的商品/服務/設計來增加自己的財富,並進一步改善自己所處的位階。

但電玩世界並沒有「讓社會進步」的需求。

這是整個故事在邏輯上先天就存在的瑕疵。可是我覺得這不打緊,因為「電影」並不是對現實的重現或仿作,「去盡可能的貼近現實世界」的重要性不應該大於「用創意去揣摩/虛擬/假想」。

所以我覺得忽略這個瑕疵很重要。


這個蘿莉打破了迪士尼記錄啊

描寫社會階層之間對立的作品很多,其中也不乏動畫作品,就連迪士尼自己都有阿拉丁。

但一般來說,大部分的作品訴求都僅止於速食性的情緒發洩控訴或膚淺的社會表象紀實。

像Vanellope von Schweetz這樣強大、帶有情緒渲染力、但又不帶煽動性的例子........我個人是沒看過啦!

她是糖果王扭曲了Sugar Rush的運作常規之後才產生的人物,就好像我們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 的市井小民 ,空有技能勞力,卻要因為企業的產業策略錯誤而失去表現舞台,最後只好領低薪、享受的福利微薄又缺乏保障。

在糖果王那用權力和虛偽粉飾太平的表象下,她的難過與無奈沒人理解,也沒人聆聽,就好像(媒體都還沒變成巨獸以前)各大電視新聞報紙財經談話節目都喜歡「暗裡」幫財團說話一樣,百姓的苦痛通通被扭曲忽略,要不是「指個假明燈」給百姓、但實際上是領大家跳入另一個拜財團剝削的陷阱,不然就是洗腦、暗示一切都是大家應得的。

而且最糟的地方不單單是糖果王的態度,而是Sugar Rush中的賽車手們還很樂於、主動讓Vanellope的處境更難堪。



Vanellope為了改善自身處境所付出的任何努力,都只會換來「警衛!」「妳這個突波!」這兩種反應。

但其實真相就藏在Sugar Rush之外!(貼在遊戲機台的旁邊!)就藏在Ralph天天就看的到的地方!(就在他被公寓居民們抬起來、準備丟下去的時刻所能看到的風景。)

糖果王當然很邪惡!但真正促成這些邪惡、讓「從底層爬起來、過程中都不用被二次欺壓」變成像神話一樣困難的,是不是還有其他因素?



結論?我就省下來了,因為會懂的人不需要說太多,不願意懂的人就算再努力解釋也沒用。




Vanellope是我看過迪士尼動畫中,最討喜的角色!(跟彭彭丁滿不一樣!)

那種魅力不是來自於她的外表,或是Sarah Silverman那精湛的配音。

而是她本身就揉合了多種精神和信念!

從不哭哭啼啼!從不自慚形穢!從不放棄任何機會!從不搞自閉!始終相信自己(的天分)!

當然......她本身同時也是個聒噪、沒禮貌、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但如果看見了這些精神和信念是如此合拍的在她身上展現出來,我不敢想像什麼樣的人會不喜歡她。



































































下一篇

2 則留言:

嘰咕敏歐颼颼 提到...

那個穿著紅內褲的摔角手:桑吉爾夫
其實在原作快打旋風2裡他是個中立的角色
只是早期遊戲沒有太多的故事設定
以及資訊沒有像現代那麼發達
除非有看過他的角色設定集或著破關畫面
不然還真的不知道他的目的是為了榮耀祖國蘇聯
(等等...蘇聯....喔!也難怪!)
大多玩家起初碰到快打旋風2時
光憑他的凶悍外表以及粗魯動作
自然下意識的把他歸類為反派
其實連我小時後都不例外

老桑的反派印象
簡單說就是出於玩家的刻板判斷
起初看到無敵破壞王的設定還以為是單純認知錯誤
仔細想想才發現迪士尼其實挺用心的

CITYWALKER 提到...

沒錯!!!

主角Ralph對自己處境的認知 就是種單純的認知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