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7日 星期三

【野蠻遊戲:瘋狂叢林】掰掰了,小雞雞。──仇男退散!





跟二十年前的舊版相比,冒險內容變得很單薄,只是場面更壯大、視覺更華麗而已。做為一步荒野冒險題材的電影來說,它不如【金剛:骷髏島】,甚至也不如【金剛】的豐富或【浴血叢林】的輕快流暢,──但這可能是早期「遊戲」的濫觴,因為記憶體很珍貴,所以沒辦法做出太豐富的內容,故事都非常的簡單,也非常仰賴單薄的系統、重複的操作動作、數位化色塊變換重複的場景等小技巧來營造遊戲性。(或是徹底反其道而行,遊戲集合了數個性質完全不同、但會呼應故事背景順序的簡單小遊戲,但玩完一次就會讓人想丟到一邊去,)也可能是因為以前的人靠文字開啟想像力,現在的人靠簡單的顏色圖片與音樂節奏。

很難說它是善用、或濫用「遊戲」這個背景特性,因為很多情節或爆點都靠這個來營造,但我很難說服自己說它的內容都很有特色。


動畫技術莫名其妙的不平衡,逼真的東西非常逼真,但某些環節場景卻讓人出神的很嚴重。(這是在跟舊版致敬嗎?)




缺點說在前面。

這片最讓我讚嘆的地方是:傑克布萊克不虧是一流的喜劇演員,有凱文哈特這個核彈級的笑匠在,但他的搞笑演出完全不遜色,甚至很巧妙的把高中小女生的膚淺與感性的矛盾融合在一起,──相較之下,凱文哈特就只是在搞笑而已。

在台灣同一天上映的【歌喉讚三】幾乎是完美的用不同角度、但卻點出了同一個議題.......



換女性開始感受到男性過去這幾十年來嚐試到的「失落」與「徬徨」。(註)

社會在我們青春期初期時,不停的用各種媒體或經典文化轟炸我們,要我們相信「我們可以、也應該懷抱偉大的夢想並逐步實踐它」。

但真的念完了大學、有各種防治性別歧視的法律或輔助做後盾(就連Google這樣的公司也可以毫無章法與規矩的因為違反女性主義認知而開除一個男人),女人才開始發現上一代(或老一輩女性主義者)口中的「現實艱難」其實根本不是體制或文化的錯,而是「這個世界本如此」。

獸醫資格難取得不是因為「妳是個女人」,市場難取悅也不是因為「妳是個女人」......傑克布萊克飾演的蒂芬妮對於化身為男性的反應變化過程,其實就戳破了這些女權謊言與神話,──「忽略男性」「醜化男性」(但其實非常渴望男性)並不是在「多關注自己(的感受)」或「爭取自己的(成長)空間」,這反而比較像是自我中心兼目中無人。

(這其實是種矛盾。她們並沒有膚淺和勢利到真的「目中無人」或「以為自己把這個世界踩在腳下」,她們也懂「這些東西」要靠企圖心與實力才能掌握,但實際上她們卻在反其道而行的錯過真正的機會。)

尊重男人跟尊重女人其實是一體兩面的,要能客觀理解別人才有辦法進一步真的深入理解自己,偏偏我們在年輕小女孩身上都看不到這些能力。





更多的關注(不管是來自旁人或自己在乎的人)並不是讓自己感到「安適」的方式。享受生命、擁有自信...方法並不一定是要靠成為「小宇宙」的中心、並且靠著自己玲瓏八面的手法在這個「小宇宙」中呼風喚雨。

所以雖然缺點很多,但我非常樂於給這部電影好評。(甚至是年度代表電影。)

不過我想大家應該會選擇直接忽略這層訊息,就拼命討論這部電影跟舊版的異同之處就好。


註:我相信不是每個在90年代感到失落徬徨的男性都永遠走上泰勒德頓的路,很多人或許內心會走向一種毫無道理、帶有清教徒色彩的自我懷疑,以為「自己的失落是一種懲罰,而相對於自己承受的懲罰,這個世界要開始獎勵女人、為了彌補她們過去承受的苦難......趕快成為擁女派女性主義者吧!趕快讓自己習慣去痛恨自己身上長了小雞雞這件事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