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銃夢/艾莉塔:戰鬥天使】世界觀思維很厭世

其實銃夢背後的世界觀思維很厭世。(原著作者只是極力的用腳色可愛或性感的外貌和廉價的套用各種西方流行文化來沖淡這個事實。)


在我們所處的世界之上/外,存在一個掌握這個世界全貌真相的「世界2」。

這個「世界2」本來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一部份,就好像亞特蘭提斯、或任何「超先進的古文明」傳說一樣。

為什麼說這厭世?

它幾乎是在把我們這個世界的所有紛紛擾擾的起因和解藥都同時推給這個「世界2」。很像詹姆斯卡麥隆在【阿凡達】裡做的事情。

很多作品都有使用到這種「世界2」的設定,像【朱彼特戰記】或【駭客任務】都是類似的概念,但主流來說的「世界2」是暗指「黑金與資本主義的結合後在檯面下運作」,對抗這個「世界2」的方式還是來自於這個世界的人自己的努力,所以像【阿凡達】跟本作這樣的作品反而是另一種體系。──我覺得這種體系是一種「智能創造論」的變形,這個世界的運作並不是所謂的經濟學、社會學、自然科學等「定律」在背後運作,而是有一種超越這個世界的大意志在背後運行跟影響著。所以壞事要歸功於它、怎麼制止壞事一樣要求助於它,這世界上的人在這世界中所做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勞無功。這不厭世嗎?


至於那有點誇張的大眼睛...

今天整形技術都那麼發達,再誇張的臉都有人敢整、也都有人愛看。

所以未來世界裡這樣的臉滿街跑、成為這個社會無違和的一部份、有喜怒哀樂情仇,這是個很誠實且大膽的「預測」。(好的科幻就該是這樣。)

導演的【萬惡城市】骨子裡其實是部充滿浪漫愛情悲喜劇的故事,所以這部電影如果真的有愛情成分在,那一定會很可觀,──絕對比【阿凡達】流水帳式推進強上百倍。(能夠創造出凱爾瑞斯與莎拉康納那樣的愛情故事,卻在【阿凡達】套入這種平淡無奇的愛情戲,這是我對【阿凡達】很不滿的原因之一,純就科幻面已經是個充滿匠氣、只會不停套用現成理論技巧的商業影像沙龍,竟然在劇情面還如此草率的交差了事....)


另外,注意看預告,女主角抓的是機械人的喉嚨而不是頸背,電影在「機械人武術(用機械軀體破壞機械弱點)」上顯然有下過苦功夫。

這絕對是另一個可觀可期待之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