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愛x死x機器人LoveDeath&Robots】命運與反賽博龐克



賽博龐克這個題材走到末流,大家都喜歡專注在探討「人靈魂的構成」或「人性組成的定義」,然後延伸出了一些「機器人懂愛嗎」之類的問題。

但,例如像「機器人懂愛嗎」這類的問題,其實這是牽涉到「意識的型態」,任何的物質與機制,只要有變化能力,即使變化方式是受限的,都有可能達到「具備意識」的等級。

畢竟從某種觀點來看,人的思考只是一連串依附在腦上的電子流,這種電子流也存在大氣流動、並進而產生閃電或風暴。請問閃電或風暴可以視為大自然在思考嗎?──這並不是個問題,而是藉由這個「發問」檢視你對「意識」這種東西的認知。

正確來說,我們當然可以說閃電或風暴是大氣或大自然在思考,只是它為何要思考、它思考的目的為何、它會思考什麼樣的題目.......它不是像人類這種生命短淺的碳基生物,所以它思考的原因目的與題目絕對都是人類無法理解的!

所以這問題既重要,但又毫無意義與價值,因為它無法產生任何結論。畢竟........它會有喜怒哀樂嗎?如果沒有,顯然它就永遠不需要思考怎麼排解或掌握自己的喜怒哀樂........

(如果是倪匡這類的科幻小說家,可能就會開始幻想著:其實閃電是大自然看到了未來,對未來的畫面產生很直覺式的訊號傳導反映,所以攔劫閃電、解析訊號的組成,我們就可以看到未來,但我們不知道自己會看到什麼樣的未來,可能有意義、可能無意義,最終我們可能依舊掌握不到未來。)

對賽博龐克的末流來說,「單純的烤麵包機不會去愛人,除非你給予這台烤麵包機一定程度的人工智能。」(所以【茲瑪蘭】將整個賽博龐克的末流顛倒過來,人性或所有賽博龐克的議題成了「改造或扭曲了機器本性」的附加物,一如機器在過去的作品中是人體的附加物一樣。觀點很驚人,可惜這又落入了另一種「對人類本質毫不留情毫無同體的嘲諷與否定」的科幻末流。)

但「愛」只是人類的意識形態中的一種表現,也就是說「當你認可這個題目、認為這個題目很有價值時,你等於只認可類似人類的意識形態,並否定其它種意識型態的存在。」

這導致走到了末流,賽博龐克這個題目大多熱衷於「如何扭曲人類或生命的型態,然後假想人類或生命的意識如何調適這種變化,」像妖怪被限縮為人、後又被改造成機器?或人類對自己的社會失去主導能力(或認知能力)、要被優格(和各種令自己感到陌生的專家政客)掌控?



扭曲的方式換個湯,適應的方式換個碗。


但其實意識的型態可能遠比我們想像的更多,或即使是型態相容、最終仍可能產生完全不同的價值觀、選擇方式、思考程序。(像...狼人是人類嗎?如果是,那他們的意識形態顯然並不認可絕大多數人類的價值觀。)

例如:也許我們腳邊的石頭曾經穿越過無數個時空宇宙與次元而我們對此渾然無所覺,這顆石頭清楚看到了一切、意識到了一切,只是它對此並沒有反應。(「如果觀察不到,你怎麼能說它(石頭的意識)存在呢?」這個假想題目這時就派上用場了。)

也許,幸運十三號就是選擇了寇比中尉,雖然我們不懂這種「選擇」是怎麼定義與發生的,但這個只有金屬零件和簡單的、沒有性格可言的電路所組成的大機器,它也有自己的意識。(或許它雖然也跟我們人類在同樣的宇宙中飛行,但它早已經到過了可以洞悉人類命運的境界。)



【幸運十三】這個故事的背景與氣度之宏大,幾乎是所有故事之最,(可能還小輸【茲瑪藍】,)但劇情卻捨棄了對背景做任何描述、完全留給觀眾自己想像去填滿,最後選擇用一個小兵對戰爭工具的不捨作為敘事的主體,而它的議題非常的隱諱、卻又用非常直白的手法表達,這不只是大膽,事實上也是所有故事中最成熟細膩且有質感的一個。)


反觀像很多人給予好評的【優格統治世界】,對我來說就是種很俗濫的去描繪一個很無趣的史詩故事背景,但因為它有生動活潑的影像,所以讓樂趣增添不少,如果只是單純文本,這個故事恐怕反而是所有單元中最糟的一個,但反過來說,純論影像,這確實是最有趣的一個!(【冰河時期】與【架空歷史】就輸在這。太無趣、或太童趣。)

以基本功和刺激娛樂性取勝的【援手】、【秘密戰爭】、【靈魂吸取者】、【盲點】......都是很通俗、很好擴張成完整電影(或核心橋段)的題材。(但其實沒有內容。)

有些單元就是擺明了不按牌理出牌,例如【套裝】、【祝你順利】、【魚夜】、或【架空歷史】。(【魚夜】其實在突顯非唯物論或純物質理論外的世界觀點、例如相信「靈魂」這種東西存在,是多麼的荒唐、所以只能存在恐怖或不成熟的幻想中,它的影像很浪漫、但故事非常的不浪漫,甚至用「被大魚一口吃掉」的結局嘲諷投入這種觀點太深的人的命運。這樣的故事其實破壞了「科幻」做為一種文化的基礎,簡單來說......用科幻打科幻。)

也有些單元只是很犬儒的習慣性對人類人性、命運、文明、與信仰做出不負責任不想同理只有絕望的嘲諷與貶低,例如【茲瑪蘭】(貶低人性存在毫無意義的虛無)、【三個機器人】(嘲諷人性)、【變形者】(拒絕同理)、【天鷹座的裂縫】(命運的絕望)、【索尼的優勢】(貶低人性的先天限制)、【掩埋場】(嘲諷人性和當代文明)和【冰河時期】(嘲諷人類的文明與信仰與命運)。

至於【目擊者】...原來我們每個人在命運中都會在不知情的旁觀者、不想參與的目擊者、徬徨的逃亡者、無奈的兇手這幾個身分中間穿梭切換,政治與社會性意味十足,可惜女主角身材太過保守不夠刺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