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暫時停止呼吸】受害者與弱勢的道德高度錯覺(內有雷)

電影結尾,女主角成功的盜走了老人的錢並逃脫成功...

我認為這樣的行為並沒有道德上的正當性,但就好像最近的【大佛普拉斯】強迫台灣社會主流的布爾喬亞和準布爾喬亞預備軍(青少年/文輕)正視了底層階級的存在。(好笑的是:很多準布爾喬亞階級的父母也都過著這樣的生活,但卻妄想著自己可以脫離這個「其實自己完全沒有概念的濫坑」。)

真要說,這只能算是種美國底層社會的弱弱相殘。只不過表面上老人很弱,但其實從年輕人角度來看,這老人可怕死了.......

「我們」都以為自己是社會中的弱勢,「我們」缺乏安全感,工作可能會不見、成就感可能會被剝奪、信心可能會被打碎...就連個最基本的家庭都可能會因為其它比我們強勢的人一個動念就分崩離析。

所以「我們」喜歡看弱勢者報復或是獲得正當性的許可而採取暴力行動的電影,喜歡在電影院中、或是看完後討論電影情節的過程中感受到:自己正與其他底層弱勢受害者同在、自己有那個直覺與許可去代替大眾作出符合大眾利益與需要的判斷與發言。

但其實「我們」從頭到尾都在替自己講話。──因為小偷闖入的是自己的家中、自己的堡壘,所以自己有權力趕盡殺絕?還是自己只是在保護自己不能被外人看見的骯髒邪惡?...但與其思考這麼多,為什麼不看看沒有這種骯髒邪惡存在、每個受害者純潔完美無瑕的電影,幻想著自己其實就是正義的化身、是在代替不管存在與否的上帝實現公平與正義........
 
 不管是【金牌特務2】中變節的特務還是2016的【暫時停止呼吸】中瞎眼的老人,其實都在追求正種正當性。──他們其實並不是電影腳色,他們其實是觀眾的化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