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不講情義的世界】不要用交際能力工作

以下所講一切就在我眼前上演...事實上,我是邊看邊打。

我「工作」的地方,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公司政策是讓我們這些剛加入的小職員們各自分組作業,然後定時向各組長回報工作進度。(公司顯然是想用這種方式評鑑我們的能力......吧......)

坐在我旁邊的一對男女同事是大學同學,一起進到這個公司,可能是因為彼此認識時間比較久、交情比較老,所以總是走在一起,今天早上,和他們同組的一位男同事(簡稱B男)走過來,搬了張椅子坐下後,很不客氣的就對那位男同事說:

「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們其他人都跟你溝通了、道歉了,你還這麼斤斤計較......讓我們大家很難跟你繼續合作下去,反正明天就要交出報告,我們也不會在報告上忘了你的名字,所以這件事情你就別在發表意見了。」


聽到這,我心中好像挨了重重一擊。

各位可能不知道,我是隻孤鳥,──暫時的,心想公司目前為止交代給我們的工作其實都很簡單,重要是準時交、甚至要有成果,反正三個月後一批人會離開、一堆組會被打散,我可以趁這三個月好好物色適合的、中意的人選。(所以我個人刻意挑了批比較沒啥幹勁、合群性也比較差的人當夥伴,團隊歸團隊,但是僅止於交換意見,之後還是各自提出自己的成果給組長。)─不過這不是我當孤鳥的真正原因。

團隊搞創意,我其實是老手,所以很清楚這種半路成家的團隊,成員彼此之間不清楚彼此的個性、也缺乏名義上最高領袖來仲裁統合,結果往往不了了之。

「自己分組」這話這時候就像毒藥一樣,先搶先贏,結果紅蘋果、青蘋果、毒蘋果通通擺一籃卻不知道......



接著,A男(知道他是誰吧?)似乎想要講些什麼來爭論、辯駁,可是B男只管揮揮手,說:「我很累了!我不想聽你講任何意見、也不想跟你溝通,有話要說,你去找其他人。」所以A男就離開自己的位置,跑到我看不見的地方。

眼前只留下B男和那女同事。一開始兩個人小聲的聊著天,沒多久就聽到B男用我、整個辦公室隔間的人都能聽見的聲量,問了女同事一句:「這傢伙個性跟神經病一樣,妳為何要跟他當朋友?」

聽到這,我快暈倒了!




說好聽點,我是很有個性,說難聽點,我就是個怪胎,雖然不難相處,(反而很多人說我很好相處,)可是溝通起來很費力,這絕對是肯定的。

So what?比我怪的大有人在。

也許各位很難相信,願意跟我這個(或說我們)怪胎交朋友的人不少,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要長長久久,最後不是靠利益攏落、靠結伴享樂、靠提供力量、靠魅力吸引......而是靠互通情義。(不是互通「體液」......打到這,腦中忽然想出這句話。)

如果要合作、要結成團隊,最重要的是什麼?比較厚黑思維的管理派會說:「一起朝一個大目標前進。」對!大家聽了都會點頭,可是就我所見到,講這種話的人真正的想法,幾乎都是「把別人洗腦,讓別人當自己追逐夢想的踏腳石,一旦不合用,就把這個人踢開。」心肝要這麼黑,其實全靠天份,不是每個人都等到自己有能力、權力,把別人洗腦或踢開後,才開始展露這樣的面目,這一切都是展露在一點一滴的細節中,例如每次開會、聊天,都會不停鼓吹自己的意見想法、然後不著痕跡的打壓別人的主見或反對意見......這是種天份!

甚至......我們今天常說的職場交際能力,很多程度就是在指這種天份!

如何跟別人溝通,卻不引起反感。──這話不如說成「如何打壓對方的意見,但卻讓對方心服口服、不記恨。」別懷疑,人不會當下立刻自覺自己被打壓了,我們是種把吃苦跟被虐待當成美德的生物,就跟人經常不自覺自己被忽略了,是同樣的道理。

反正職場交際能力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這跟情義何關?

當大家「一起朝一個大目標前進」時,初期團隊會有一種如魚得水、行雲流暢般的快感,可是隨著腳步邁進、目標進程逐一實現,難度會越來越高、厭煩感與疲倦度提升、彼此的摩擦開始成型、甚至大家開始根本上的質疑目標時,這團隊該如何自處?

「組一個夢幻團隊,交給強勢主管帶領!」又是一個厚黑派理論解決辦法!當天底下夢幻團隊那麼多嗎?當真正成功的團隊都是夢幻團隊嗎?──「能成功的團隊就是夢幻團隊,想辦法把自己的團隊變成夢幻團隊吧!」我忘了是誰講的了,原文也不記得了,只知道大意是這樣......挺貼切的,不是嗎?就是有人有辦法把從別人手中接過來的夢幻團隊毀掉,也有人可以從無打造、訓練出一支夢幻團隊,這中間的差異,我想就在這裡。

除了「職業拳王」可以炫燿「在職業生涯從未嘗敗績」,(但是沒人感屬算在成長過程、訓練經過中,這拳王被打倒多少次,)我想在現實中即使是夢幻團隊,也會有失敗的時候...這話是廢話,因為文章寫到這,就是以「為何夢幻團隊也會失敗」為前提之一,...真正的問題是:失敗之後該怎辦?

我們經常聽到大老闆炫燿自己如何從失敗中站起來,可是我們鮮少聽到他們如何對待當時和自己一起迎接失敗的子弟兵,更不知道這些人今日何在。不過用屁股想也知道,大老闆怎麼處理那些人,──遣散!開除!再招一批人!

但是...馬屁精跟一起借酒澆愁的夥伴會被留下來......(嘴賤一下。)

我說這就是無情無義。



「情義值幾兩?」也許有人要拿厚黑學這種沒邏輯道理的話來塞給我,可是我繼續說自己的:夢幻團隊所以少,因為他們在成長成夢幻團隊以前就被「捏」死了。誰捏死了夢幻團隊?──最想要夢幻團隊的人。

沒有團隊不會遭遇挫折和失敗,有幾人能忍受團隊裡的某些人一遭遇挫折就開始內鬥、抓別人的小辮子、卸責、突顯自己的功績、巴不得看到別人扛下失敗的責任然後去死......

在團隊中怎麼忍受挫折而不陷入這樣的處境,靠的就是情義。



像我今天看到的例子,就是連個小小的溝通不良和個性上的瑕疵都無法忍受......




如果所有的夥伴、或合作的對象,非得是跟自己臭味相投、志氣相通、頻率同調的人,面對話不投機、興趣不合、觀念作風不同的人,就把他/她逐出自己的交友圈或工作環境......難怪今天台灣社會競爭力這麼低,因為能力不是支持團隊運作的關鍵。

什麼是關鍵?服從大老闆的指示、實踐大老闆的意志,──我們稱此為合群性;如何確實掌握下屬的工作進度、避免情緒反彈──我們稱此為管理技巧;如何說服對方放棄個人想法、順從自己的意見──我們稱此為溝通能力;毫不留情的剔除犯錯、不合個人標準要求者,──我們稱這個叫決斷力......我覺得這些都是種交際能力,跟大老闆交際、跟上司交際、跟同儕交際、跟下屬交際......

整個組織都在那互相交際、來交際去,沒人真正在意自己對組織的實際貢獻,──因為大家都沒有產能!

現實是很殘酷、也很公平的,花時間在交際上,就等於剝奪了工作、精進能力的時間。與其花錢去砸研發、生產,靠錢砸廣告、作品牌形象、請公關、發展人脈,這些都更實在!

(台灣搞品牌就是這種搞法。)

結果呢?......有點大腦、不會太小看現實卻又過度自我膨脹的人,都知道組織最後的結果為何......

搞到這樣,組織存在有何用?學著怎麼在組織中生存有何用?學著怎麼管理組織...又有何用?



回來看看那兩男一女的故事發展。

A男忙著跑去找其他夥伴溝通時,B男拉開A男原本用的椅子,然後坐上去,開始用臉貼臉的方式和那女同事講話,還不停熱烈的噓寒問暖,相處頗為融洽「跟那傢伙當朋友一定很累吧!」「週末我帶妳去好玩的地方逛逛...」...

我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工作上,但不定時會抬頭看個幾眼,如果剛好B男的言行刺激了我的神經、讓我有靈感湧出時,才又轉回來繼續打這篇文章。

五分鐘前,女同事不知道聽了B男說了什麼笑話,而發出了一聲細膩的尖笑引起我的注意,B男剛好注意到我瞧了他們一眼,竟然很得意的對我拋了個得意的眼神過來......

這時候,行政科一位頗漂亮的女同事走進來,問了女同事:「A呢?有看到他嗎?我有話想跟他講。」

女同事在講話的同時,我注意到A男的臉瞬間塌了下來......

那一塌,讓我忍不住想趕緊草草了結這篇文章......



所謂的團隊、公司...存在的目的不是讓大家從裡面找到滿足自己慾望的方法和管道。

人不是因為這些組織裡面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才跑來加入組織,而是因為感到自己一個人力量渺小,所以才會希望集合眾人之力、將眾人之力「組織」起來。

集合出一個組織,很容易,可是要維護一個組織,就很難,用無情無義的手段把別人當消耗品一樣從組織裡剔除,誰都能作...反正也沒幾個人真的會記得這樣做的結果。

這些話都是高調,這年頭有誰在乎?

1 則留言:

Liao 提到...

文章很精彩,給了一些想法。
Keep going~~

只是想小小的請問一下,為何A男的臉會塌呢??
自己很不自量力的以為應該是B男的臉要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