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奇俠Shane】牛仔穿得很花俏的「西部片」,但故事、角色重情義的程度似乎始終沒有作品可以超越

可能是「明星」架勢的關係,所以主角剛登場穿的牛仔服裝有一堆愚蠢的蕾絲毛線花編。

不過別太去在意,因為很快就脫掉了,換上很正經八百的鄉下農夫耕田勞動的衣服。




電影剛開始,Shane是個隱瞞過去身分的流浪槍手,(可能曾經參與南北戰爭,)但他似乎不喜歡這種生活,因為他(其實)是個斯文人,被人當野蠻人、危險人物對待,只能跟亡命之徒做伴、或是被像雷克這樣的人(野蠻、自大)雇用的生活......顯然不合他胃口,但是他又沒有其它一技之長(不可能從商或當工匠),沒有祖業或家族可以依靠(自然也不可能去擴荒從農)。

所以農場主人Joe大方的讓他路過自己的院子(不用繞過農場圍欄、跨越河川)、還好心請他喝水的舉動可以贏得他的尊敬和情義。

克林伊斯威特演過很多西部片,但似乎一直到【殺無赦】才撿回這種人與人間的情義,不再只是「本領決定一切」。最後為了幫朋友討公道而抱著必死的決心走進酒吧,跟這部電影中Shane代替Joe赴雷克安排的死亡談判,其實是類似的局面。



電影的層次相當豐富,跟後世為了重娛樂性、讓腦袋直線條的觀眾可以輕鬆享受的娛樂片不同。

就好像男女互動的方式.......

Shane可以忍受雷克的手下拿酒潑自己,──好吧!看他後面把酒吧的人打翻了一半的氣勢來看,他也不是真的那麼能忍,(但這又有個背景前提:上次被羞辱,因為他是自己一個人入城買東西,第二次卻是所有被雷克欺壓的自耕農們團結起來,入城宣示「我們不怕你」。這個時候如果再忍,就有違他們入城的目的。)──但不能忍受雷克用下流的口氣「提到」Joe的老婆......僅僅只是講到「Joe的老婆」幾個字而已,就可以讓他為此大動肝火.......

兩人之間其實沒有曖昧,完全只是Shane擺在心中的單相思。但國慶日的舞會、同時也是Joe和老婆的結婚周年紀念會上,Joe卻很大方的跳到舞圈外,鼓勵Shane跟自己的老婆共跳一支舞。

「為什麼?」「Joe看不出來、感覺不到Shane對自己的太太有意思嗎?」「Shane對自己的老婆那麼信任嗎?」........女權思維抬頭後興起的論調,主張男女應該要把配偶當成自己的地盤一樣宣示主權,所以「要對這種事情很敏感、很警覺」變成一種「偽常識」。但是看看保守時代的思維就知道「把別人當成自己的地盤或所屬物」是不對的行為。

Joe要去找雷克算帳,老婆哭著求他不要出門,但Joe反用更哀戚的態度問老婆(企圖取得老婆的諒解)「你怎麼肯跟一個『放棄這種事情』的男人在一起?」──用「男人的事女人不要管」當說辭吼回去?或用力的甩一巴掌、把女人推倒一邊走出門?這部電影不這樣做!

男人跟女人之間的情、愛、信任、與文明和理性的互動方式,隨著電影內容逐漸膚淺化後,就只剩下藉由讓其中一方片面滿足另一方的肉慾和獨佔慾來展現與彰顯了!(這麼說來,色情片還文明許多,因為男女情慾是平等的。)

因為膚淺化後的故事很難告訴觀眾,甚至即使講了、暗示了,觀眾也看不懂,(告訴女人「打死小三」這種話卻很好懂!聽到「把自己男人看得死死死的」這樣的建議就猛點頭!)但這部電影卻提醒大家這對夫妻這十年來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那是無數的挖渠道、引水灌溉、築圍籬、蓋房子、挖井.......連院子中央的老樹根都要花兩年才能鏟掉,這兩年中間老婆從沒有抱怨過、或數落過Joe能力不夠、速度太慢,她只是日復一日的煮飯、洗衣、帶孩子、整理家務。(如果從這段文字就以為這是女方單方面的付出與成全男人......快去看醫生吧!腦袋真的壞掉了。)

這樣的故事已經再也看不到了。

電影就算不膚淺,也充斥著各種政治、經濟、道德、科學的假議題,或是很文青的掙扎於表表現和(假裝)思考「新世代的認同焦慮」和「不同世代間的荒唐衝突」.......

這樣的故事真的再也看不到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