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0日 星期五

【第九分局】永生不死/流芳百世只是種俗人的傲慢狂想

這個故事的概念真的好!

新銳導演(同時也是製作人的兒子)將好萊塢式的商業元素巧妙融合進去...但台灣電影沒有能力像好萊塢電影一樣呈現A級製作目眩神迷的大場面,所以他不會為了讓觀眾以為「台灣也能拍出這樣的電影」而加入某些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東西(註),結果反而保留了很多原汁原味的台灣宗教信仰色彩!甚至還有某些Cult片的趣味在!(有些片段的節奏或許太過突兀僵硬,但反而可以視為一種特色。)...但願這樣的用心與思維可以避免台灣電影步入90年代末期香港電影的後塵,還有後來2000後一波台灣電影極為短命的復興潮。

電影中的鬼,除了惡鬼以外,反映的其實是我們這個時代動不動就把別人的行為解釋為恐怖惡意的莽撞躁動。以這些「非惡鬼」為主角的兩段旁支劇情要創意巧思有創意巧思,(而且是獨立成短片也可以令人看得津津有味的水準,)要能驚悚嚇人也能驚悚嚇人,最後忽然一個急轉彎又跟主線劇情搭上,這安排之巧妙、水準之高,讓我在戲院中瞬間忘了呼吸!

但把這些拿掉後,這故事其實不是講神鬼、也不是要製造娛樂,它(似乎)是在破除我們這個世代主流信仰的一種「生命意義」迷思!





主流的迷思認為每個人的生命都有某種「客觀」的目的或價值,例如要成就一番豐功偉業,或成為什麼能夠發光發熱溫暖某些人、甚至一群人空虛寂寞的指標。

簡單來說,人要不是在短暫的人生中達到流芳百世的境界,不然就盡可能活得長活得。

彷彿是在嘲笑這種思維的虛假一樣,這部電影刻意完全反其道而行.......


生命的意義本身就在於生命的特性:事實是我們每個人都來的突然,過的迷惘沒有方向,九成九的時間都覺得天地茫茫孤單無所適從,最後又結束的毫無準備,整個過程都是種虛無與隨機、只是各種微觀物理與化學現象的集合而已。

但生命不是種物理與化學現象,生命還多了一種東西,只是人類的語言跟哲學概念從未能好好的定義這個東西,所以就乾脆用「生命」跳過了定義這個東西的過程、把這東西和人身上所能發生並經歷的一切物理化學現象都打包在成一個概念.......

可是不管怎麼組合、怎麼打包,那東西都有很濃的虛無與隨機色彩。

結果,我們想要活得開心,但其實我們只是不停地發出傲慢與虛榮的笑聲、期望能夠享受更多來自其他人的崇拜與羨慕,說要死得安穩,但其實我們只是在追求如何用活的方式麻痺自己對死亡的恐懼、壓抑自己對終將歸於空虛的無奈.......


其實,人要活得真切,不要去滿足自己的傲慢跟虛榮,所以活著時最重要的日子只有兩天,一是出生、二是理解這點。鬼最重要的日子也有兩天,一是死去,二是接受自己死去........其實鬼就是人,人就是鬼,不一定要先死才能變鬼,這就是電影不講的地方了。

為了讓自己流芳百世或永生不死而活,那只是種狂想而已。


電影缺點不少,絕大多數都發生在劇本上,台詞水準經常有不入流的表現,幾乎毫無挽回餘地的毀了這部電影。

但整體來說還是個好故事。


註:中國似乎很著迷向好萊塢看齊,砸錢砸二流技術去拍好萊塢規格與題材的大片。這種事情的結果台灣也曾經經歷過,不管是本土商業漫畫,還是2000年後在【雙瞳】之後曾經掀起的一波短暫的台灣電影復興,最後都證明了這種方式拍電影其實短期可以賺到票房跟投資,但長期來說對產業都是種傷害。這部電影的劇本跟行銷上也滿是同樣的問題,但幸好最後的成品幾乎完全沒有這個味道,電影最後還用彩蛋的方式嘲笑了一下中國編劇的狗血企圖。(個人推測,這是中國那邊要求加入的內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