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正義聯盟】導演偷偷的反公式

【復仇者聯盟二】口碑會那麼慘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導演沒有挑戰或超越自己的野心。

不光是如此,其實【復仇者聯盟一】本身就已經是野心很小的作品,完全是導演重複自己過去作品的痕跡,(最常用的就是【衝出寧靜號】的各種橋段。)但說穿了就是很老套的講一票各個身懷絕技、但從沒有經驗也不懂的怎麼合作的雜牌軍如何凝聚成宛如百萬雄師的菁英戰隊。

不!這部電影不來這套,裡頭完全沒有「團隊互看不爽」「團隊分崩離析」的戲碼,(雖然有三分鐘左右的對話點出了團隊中每個人之間矛盾或針鋒相對的立場,但話還沒說完就被巧妙地轉為一個神力女超人式的笑點。)電影中段還一起演出了「地球原生居民不計一切代價風險拯救外星人」的溫馨感人故事。

看得出背後的政治正確溫情嗎?──討厭政治正確的我看了不但不會反感,還有一種感動的濕潤出現在我的眼眶周圍。

尤其這一票人幾乎沒有一個是戰士。鋼骨只是有大槍而已,蝙蝠俠擅長狩獵,超人的專長是急難救助,水行俠也是。但這票人竟然要負責擊退外星人,……導演是在婊自己的【斯巴達300】嗎?


以前的電影劇本會講求「用一個簡單的小畫面、小動作、小事件...來讓觀眾領悟到一個背後的訊息」,像「這人當下的憤怒」「這是何等窮困潦倒」「這世界是何等破敗」...

(很多B級片導演其實都是這種技巧的能手。例如大衛柯能堡的【變蠅人】,故事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去交代男女主角的人生,而是用「我只穿一個款式的衣服...這是學愛因斯坦,」和「把我的鑰匙還給我」來壓縮兩個人的人生。)

但今天大家好像不這麼做了。大家都在研究(學院派所重視的)運鏡、分鏡、打光、顏色對比.......結果電影越拖越長、但故事分量完全沒有增加。

【正義聯盟】的編劇可能也有注意到這點。所以鋼骨和父親之間的不和濃縮為一個詞(什麼詞?不暴雷),閃電俠的父親對他的慈愛濃縮為一場會面...這其實是很複雜的劇本、很複雜的故事,只是導演(或剪接)不想要再讓他跟其他主流電影一樣。


特別是電影的結尾沒有把重心放在「享受或彰顯勝利」,而是點出了上一集帶出的訊息,「英雄其實就在我們之中」。

任何人都可以有超能力、或有百萬身家,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成為英雄,因為要成為英雄是一種過程。

鋼骨要和父親失和而封閉自己,水行俠則是和(已經過世的)母親反目而浪跡天下,但兩人都分別找到了和家人和解的方式。

蝙蝠俠從「打擊犯罪發洩怒火」的過程轉為「將經營英雄團隊當成自己真正的事業(而不是守護家族事業)」。

閃電俠一直以來只能默默地忍受人生悲劇壓在自己身上的重擔、但又沒有放棄善用自己的超能力,這樣的堅持也在結局獲得了回報。

顯然,當個英雄的意義並不是在於自我毀滅或自我燃燒,──非常喜歡這樣的結尾,真心覺得這是一不單單是有視覺娛樂的電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