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弒婚遊戲 Ready or not】該死但又可憐的有錢人 (內有極少量但關鍵劇透)




這部電影狠狠的反轉了虐殺電影的公式,是一個獵物供多個殺人魔使用,而且還把殺人魔的神通廣大通通徹底拔除。

所以它跟【恐怖旅舍】不同,【恐怖旅舍】是將花錢取樂的「殺人魔」轉化成單一的機關陷阱,每個受害者搭配一個陷阱、一種死法。

而這部片雖然依舊血漿放肆噴灑,但它的目的不在於遵循類型電影的傳統與娛樂效果,它其實是要藉類型電影的形式來點出一個主題......

美國的富豪們有多腐敗墮落自大又可悲!


我們先跳所有的陳腔濫調吧!

那些人們習慣用來譴責「父權社會的腐敗無人性的體制操縱能耐」時愛用的隱喻要素,在本片幾乎通通到齊,有愛顧做高深、但關鍵時刻幾乎都在歇斯底里的父母,一次又一次進行著否定所有理性空間、但又缺乏客觀證據與說服力的討論.......

但電影結尾最後五分鐘通通來個大逆轉!

原來詛咒是真。遊戲夜結束前如果不獻上祭品,惡魔真的會用非常誇張直白的方式來索討家族成員的性命!

「父權」從一種概念式的體制陳腐變成了一種看的見、甚至能清楚指出並體驗的現實壓力和災難,人們為了適應與克服它所發展出來的習俗跟控制機制完全跳脫了「被剝削」與「既得利益者」所構成的特權體系。

這可以是任何東西(就先遷就「父權」兩個字吧),但絕對不是可以用「清醒」「放下」就能破除的「謊言」!

所以拿「父權」這類的概念去譴責拉多馬斯家族這樣的體制,有什麼用呢?





其實,拉多馬斯家族確實隱喻並嘲諷著現實世界。

有錢人大多沒有真材實料,他們致富發跡靠的都是不能對外人明說的潛規則,和在私密社群文化裡交換著控制與被控制的權力。

我們平凡人很努力地想要研究他們致富的秘訣並試圖重現在自己身上、或企圖反將一軍來抵擋他們企圖消耗我們平凡人的惡意野心,但最後我們學習到的、拿到的,竟然只是把裝飾用的槍。





主角初登場,和未婚夫所進行的對話就點明了:她不單單深信自己有真誠的愛,她也承認自己確實有著自己私密的慾望所以才會決定結婚,但這個慾望相較於其他人,卻是如此的純真樸實。

那是什麼樣的慾望?不暴雷......

本片的女性(包含女主角本身)幾乎一個比一個凶狠野蠻冷血荒唐。這是人設上非常大膽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