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

【鱷魔 Crawl】女孩能強大都要歸功於父親



這應該會是新一代的動物災難片經典,(雖然又有點像是密室逃生鬥智型的驚悚片,但反派不是人類匪徒,而是徹頭徹尾沒有善惡觀點的動物,)劇情簡單、但人物間的情感與互動又非常細膩,完全沒有廉價的B級味(否則就變成科幻怪獸片了)。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劇情從頭到尾都有一種地窖裡骯髒濕黏的感覺,跟萬年經典【大白鯊】中陽光和海風的爽朗完全相反。


劇情的架構並沒有什麼正反雙向二元對映性,純粹就是腳色經由事件與經歷去獲得成長的動力、或釐清人生迷霧的契機。

女主角靠著體育獎學金在念大學,正苦於在游泳池內的表現一直無法提升時,年長許多、住在遠方的姊姊打了通電話詢問在颶風登陸前行蹤不明的父親是否有跟她連絡,為了讓姊姊安心,女主角就開車頂著狂風暴雨前往老家尋找父親........

這並不是個「情感理智都較為成熟的子女要去照顧並解救長不大的父母」的故事,反而相反,故事的核心主要就在於釐清她和父親之間的感情與從父親那裏承受起的鼓舞與啟發為何會失去作用的真相。

原來,因為某些罪惡感(將父母離異的原因歸咎於自己),所以女主角疏離父親作為一種自我懲罰和抗議,不知道女兒的反應背後竟有如此動機的父親只能「尊重」女兒的反應、自然而然不再干涉女兒的生活。

失去了父親的參與和激勵後,女主角發現自己不知道為何要游泳、也不知道為何要在競技場上全力拚搏......


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不只需要被尊重,同時也需要被引導,更需要去自我探詢。

父親從女主角身上發現了某種潛力,但女主角不相信自己體內有這樣的潛力,(只是故事並沒有釐清她一開始相信什麼,)經過這場劫難後,女主角才真正理解父親對她的評價與期望何來。

她和父親之間的關係與情感發展完全是由自己掌控,而不是母親或什麼社福系統與教育系統扭曲跟掌控的玩物,只是她並沒有妥善的利用這個優勢,任由自己與父親的關係處於一種曖昧灰暗的怨恨與不滿中。

而且女孩的強大絕對不僅僅只是能夠從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挫折中站起來,(像【驚奇隊長】,)那是經年累月訓練的成果,能經得起鱷魚撕咬與翻滾攻擊......比起把父親塑造成限制和打擊女性發展的事物之總和,(像【驚奇隊長】,)這片反其道而行的宣稱:女孩能強大都要歸功於父親。


這樣的結論有點太過戲劇性,但我相信是個很有說服力的觀點。

片尾曲很可愛,大概是【惡靈嬰弒】後最可愛的歌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