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超人特攻隊2 Incredibles2】我們來聊聊大象吧



十五年!導演兼編劇「不來的大鳥(Brad Bird)」把想像進化為推演,把範圍從「個人(超級英雄)」推展到「全體(整個社會)」,這時我們(觀眾)才發現導演對於社會認知的形成(背後的機制與運作方式)有多麼的不屑!

其實絕大多數的人都沒真正經歷或體驗過超級英雄的輝煌年代,這十五年中間,他們大多只記得「政客(或是被政客把持的政府)」要百姓看到的東西,雖然偶爾會有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不但理解到這種觀點的片面,甚至還能自己推導出真相與完全相反的看法。

問題是這些「真相」與「完全相反的看法」本身也很分歧分裂,同樣都經歷了喪失父母,哥哥與妹妹詮釋這段人生的方式就天差地遠.......(不該暴雷,但維基上都寫光了,我想也沒什麼好顧慮:哥哥希望藉由重新喚起英雄的輝煌來讓世界變得更好,妹妹卻想要徹底埋葬英雄......來表達自己對世俗大眾的憤怒與不屑。)

總之,世人的認知是如此輕易的就被推翻,畢竟世人的主見本來就脆弱,絕大多數都只是強勢政客手中的玩偶。(因為沒有超能力,所以平凡人反而會更執著於玩弄權力操弄大眾?)

若只把責任都推給政客邪惡,那等於忽略了這隻大象的「全貌」。


電影中還有一隻大象,這隻大象很容易被大家曲解與限縮為「女性主義」,但其實不是。

上一集講:超能先生執著於當個英雄,這其實是種中年危機,(彈力女超人就在這集親口承認「過去很反對這種行為的自己真虛偽」,)堅持要家人躲在後方是害怕失去家人,而不是被自己的雄性鬥爭或自尊給驅動。

即便是在2004年,這樣明白的(只差沒安排段台詞來痛罵)表示自己在創造腳色性格上有多麼的「不屑女性主義觀點」仍然是種異數與「勇敢」,(相較之下,同場放映的【蟻人與黃蜂女】就還在嘲弄「男人愛比較大小」.......但其實男人並不愛,「是那些沒有自信、也不想花時間建立其他實質長處的男人愛用這些手段嘲弄其他男人。」)

但我們不應該嘲笑或否定女性主義這隻大象,-而是承認並意識到它的存在,畢竟它拓展了大家思考事情的思維與議題。例如片頭就講小倩心儀的男生為何會開始注意到小倩,因為她變得比較會化妝?身材忽然變好?...不!因為她變得「有自信」「有活力」,但即使這樣的男人也要捍衛自己的男性自尊,(「我並不會因為這樣就感覺到自己的男性自尊被打擊!」)──我們應該要學著用比較正面且平衡的方式看待這隻大象,而不是「哎呀!男人都是只會把女人當成會走路的陰道與胸部的玻璃睪丸,輕輕被女人敲一下就碎掉、就開始怪罪我們女人!一堆噁心的雄性沙文渾蛋!死光光算了!」(天哪!我到底無意間讀到多少這樣的偏激發言才能這麼流暢地寫出來。)

(假裝女性主義的內容都是鬼扯、只許無視不許談論、談論的人就是男性的敵人.....這樣的態度當然也不好。甚至可以說更恐怖。)


如果不同意我這樣的觀點,那請記得──超能先生成功的找到方法指導小飛功課,很有彈性地去對外尋求酷冰俠跟衣夫人的幫助,甚至還幫小倩解決青春煩惱,最重要的是這集的大壞蛋可是個女人!比起上一集在無名荒島上偷偷埋葬超級英雄的辛拉登,她的手法惡毒下流不知道多少倍!.......「海綿子宮吸滿血,不意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