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7日 星期日

【弒樂園 Willy's Wonderland】尼古拉斯凱吉的「爛片活祭品人生」


一票連續殺人魔們選擇利用惡魔的儀式讓自己的靈魂附在遊樂園的電子玩偶身上,並且威脅遊樂園的新老闆(與附近小鎮的居民)和惡魔簽約、不停為他們找來新鮮的血肉作為活祭品......從頭到尾很少說話的主角就是這個遊樂園最新、也是最後的活祭品,因為他比這些殺人電子玩偶還要兇惡。

這個故事的背景設定光是寫出來就愚蠢空洞不合理到了極點。

實際上,電影的戲劇過程也沒什麼巧思可言,怪異有趣的幽默感也顯得理所當然而欠缺創意巧思,完全是靠血漿與視覺風格(甚至還稱不上特效)取勝。

看主角逐一消滅那些殺人電子玩偶,看到的不是什麼熱血噴張、或扣人心弦的戰鬥,看到的是尼古拉斯凱吉個人的純粹憤怒被投注在這個角色上,就好像殺人魔的靈魂附在電子玩偶上...... 


尼古拉斯凱吉在憤怒什麼?(以下開始腦補...)

雖然說會因個人觀點不同而帶入不同的主題對象,但今日的好萊塢就好像這個主題樂園一樣,它從不是個販售夢想與快樂的地方,而是個滿足某些人邪惡私慾的工具與管道。有些人會說這是像溫斯坦頓這樣的淫魔用來狩獵女性的遮羞布,也有些人會這是左派右派用來散播自己的價值觀洗腦大眾的大聲公。

重點是:演員帶著自己的夢想來到好萊塢,但最後不管是「被利用完就被剝奪了尊嚴與對人生的熱情希望後丟棄到一邊」,還是「被慢慢扭曲同化、成為邪惡的一部份而不自覺」,他們始終是是好萊塢這個「弒樂園」的活祭品。


尼古拉斯凱吉的演員人生是從何時開始崩壞的呢?從他因為財務失敗而開始到處接爛片嗎?但這些被稱為爛片的電影本來就是好萊塢大宗,甚至可以說比起淪為政治正確散播機的主流A級電影,這些爛片反而可以更無拘無束、更忠於創作者的創意本位。

所以淪陷在這些電影中的尼古拉斯凱吉,到底是崩壞?還是過去被視為他演藝生涯高峰的幾部A級大製作(甚至獲得奧斯卡獎)的電影反而是讓他的演員人生沈淪的真正毒藥?

不管如何,能夠遠離這陣子好萊塢的各種紛紛擾擾,或許也是職業生涯崩壞的意外好處吧!(我會忍不住做出這樣的思考。)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陋室銘: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小人】講錯了嗎?

原始文章: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小人:劉禹錫〈陋室銘〉原來是篇激怒文?」


簡單來說,因為劉禹錫是被貶官,當地知縣就瞧不起他,故意不給他法治編列的宿舍,硬要他去住破舊的小房子,劉禹錫就寫門簾做無髒字的抗議,知縣看到了就再把他轉到更小更破的地方...直到只剩下一屋一室為止,然後劉禹錫就寫了「陋室銘」。


講更白一點,這篇文章(轉連結)的作者無視「某官濫權不按規矩做事(好在中央政治鬥爭中選邊站)」,卻覺得劉禹錫胸懷對自身作為和選擇的堅持與自信是種很糟糕的鄉民行為。

文章結論還以點畫蛇添足的說「我不是要否定劉禹錫......我只是想要教導學生『好好說話』。」

挺奇妙的。

像劉禹錫這樣說話都會惹事的社會請問還有什麼希望呢?莫非社會(大眾集體)沒有責任維持自己的水準,反而是有能有才的人要(幾乎是毫無底線的)試著調適自己去遷就討好社會?

真的挺奇妙的。

2021年2月23日 星期二

【迴路追殺令 Boss Level】不要數算日子

 



這是第一部明確告訴觀眾「主角在這種無窮迴圈中過了多少日子」的電影。

除此以外,忽然硬要使用跟電影氛圍質感不相容的美術素材(電玩遊戲)、或有類似「突破第四面牆」的行為與台詞(像【阿拉丁】的精靈會忽然講出其他電影的內容),這些手法都不特別。


所以這片還剩下什麼呢?

武打很精彩嗎?也還好!槍戰、爆破、或飛車特技很精彩嗎?也還好,特效?人設?演員演出?⋯⋯各位可能很難相信,這片最優秀的地方是它的劇情。

因為它讓觀眾有機會思考個問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扣掉週休後還有兩百五十天,也就是說「主角其實只在這無限循環中經歷了一年」,而這短短的一年就可以讓主角感覺到無力、苦悶、絕望、完全沒發現自己遺漏了多少的可能性卻只會日復一日地抱著滿懷憤怒嘗試各種暴力衝突去尋找出口。

有沒有發現這正是每個「在朝九晚五生活中失去熱情的人」的寫照?

有沒有發現很多眾人以為「非這樣做不可」的建議與策略,根本上只是這些人藉機發洩自己對暴力、權力、金錢的渴望所生出來的話術?(真心不建議旁人聽從與追隨。)


這不是什麼趣味異類題材(電玩與無限迴圈人生)的科幻片,這其實是部很警示的電影。

它在告誡觀眾:當你放棄希望、恨怒的以為生命只剩下「尋求安穩的一覺」、或是總是千篇一律的尋求「暴力、權力、金錢」當作人生出口時,會不會你還遺忘了很多地方也潛藏著很多機會、甚至才是生命真正的價值(真心嚮往的東西)?趕快趁還有時間,去多方尋找嘗試吧!


另外,這也是部講述「願意陪著兒子看三十次世界末日的男人如何成熟長大、生出自信與自制力」的電影。——不過很多人應該不喜歡這個角度吧!


參考文

電影【迴路追殺令】影評、台詞:如果人生像打電動可以不斷修正重來… Boss Level   from Ariel的秘密花園

2021年2月11日 星期四

【超完美社區 VIVARIUM】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嗎?這個社會幫你教

 


隱喻的很直接。

它有一些常規電影常見的觀點手法,例如「男性投入工作中躲避生育子女的焦慮挫折感並將它留給女性獨自面對」,但電影與其說認同這種觀點,不如說是在嘲笑這種觀點,因為電影到最後揭露了殘酷又簡單的事實「男性是對的」「女性的善良根本沒有幫助」。

除此以外,在這電影中,我們其實是失命極為短暫、生活內容極為單薄的生物,跟父母之間的交集越來越少,父母對我們的理解一樣也越來越少,我們成了他們生命中的累贅,他們成了我們生命中消耗品。

對,我們是外星人一樣的生物,而不是自以為的人類。

父母再也無權決定我們的樣貌,這個社會才有。圍繞著他們生活中各種難以理解的文字影像聲音會代替他們教育子女,只有在文字影像聲音無能為力的地方才有他們介入的空間,甚至可以說是「存在的價值」(根本就只是個看護與打雜工)。

我們自以為比父母強大、比父母更懂體制的真相,(就連父母的性交繁殖都成了我們的娛樂,)父母只是過時的、無能的、等待死亡的消耗品。

但我們自己也不過是整個生命循環中的消耗品,存在的唯一目的只剩下想辦法「誘騙」其他人掉入這個體系中。


下次,看到老人對著新時代價值觀恐懼驚慌時,請記得這部電影,然後罵一句「去你的進步價值」。

2021年2月8日 星期一

【觸目驚魂28天】生命的意義不在於存在


電影對美國文化表現的不信任與近乎輕蔑,這在(本片上映)前幾年【美國心玫瑰情】中就已經有,所以並不特別,就連電影的故事主軸(青少年面對成長時的徬徨)和結局(主角死亡)也可以說有幾分相似。

但本片確實有它獨到之處。在存在主義與無神論當道、或不能明說的享樂主義當道電影氛圍下,它不去觸碰天主教神學的各種教條寓言形式,而去直接思考:生命的意義。


生命的意義可能永遠無法用科學性思維(包含哲學的形而上)去解釋......嗎? 

雖然都模糊了現實與幻境之間的分界,但這跟大衛柯能堡的電影(【錄影帶謀殺案】【X接觸-來自異世界】)不同,這部電影並非明確的恐懼驚悚,而是比較接近單純的病態。

電影中發生的一切有可能只是唐尼死前的一場夢嗎?

後來,某些比較奇妙保守的電影會選擇用這種角度替電影製造解答,但這部電影沒有,這部電影很明確的告訴觀眾:唐尼「夢中」所見的一切皆有本(皆為真),差別在是否發生而已。

這會產生一個很奇妙的時空旅行悖論,就是:「我回到過去告訴自己怎麼實現時光旅行,以克服時光旅行的技術障礙。但最一開始到底是誰、又如何克服這個技術限制的?」

所以這部電影是用這個悖論來解釋這點嗎?或電影真正無法回答、或說用模糊手法去交待並(藉由理化老師表示自己如果回答了會被開除的問題)去暗示的,是「神(或某種超越了人類這種物質等級的智能)要讓唐尼獲得時光旅行的能力」。


好萊塢電影中關於「神」的形象,在思考上通常都被天主教神學的各種教條寓言形式給侷限住。

神是人的一種延伸,神的形象在戲劇哲學上並非作為探索真理的隱喻,而是要滿足觀眾對自我存在的質疑或沒有安全感。

神的存在不能挑戰人的認知,藉由「神」所認可的價值觀不能離經叛道,藉由「神」所批判的對象必須要迎合政治正確(至少是觀影當下大多數觀眾的政治正確),「神」所行的事蹟或提供的救贖必須要剛剛好正式人所期望、也能接受的形式與強度⋯⋯

但其實這種信仰觀點只是種政治操弄,它讓人們以為政治正確之類的議題跟信仰有關,你對這些議題的態度會建立你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這種態度或手法能成立(能夠有市場),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人們能夠認同「信仰的底線(神)是無法感受與驗證的」,所以「這一切都沒有底線,只要自己當下可以接受就好。」

但也許「神」一直存在。

這種邏輯上無法解釋、只能歸納為人的不理性(甚至是唐尼在本片中所經歷的瘋狂幻覺)的事情,也許就是「神」的存在。

退一步來看可以說「各種巧合就是這樣結合在一起,讓唐尼那天晚上做了個夢、開心地躺上了床迎接自己的死亡,」但這些「巧合」願意結合在一起,就好像「電流在人腦中運作最後形成了意志」一樣,違反自然規律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人的意志就這樣形成了。

所以自然中有某種類似意志的東西存在,而不是僅僅只有大自然定律而已。

神或許不是人的延伸,這種意識或許沒有人的形式,但或許它存在,而人的存在是受限於這份抑制,人存在的意義是由它所決定並賦予的.......

或是,也可能說了半天,它不過是另一個毫無作用的大自然機制而已。